作家劉墉在29歲的時候移民美國,在海的一邊說故事,他的書中偶爾都會出現一個男孩的身影,叫劉軒。這一年劉軒長大了,自己寫自己,自己說自己。

2009年,第一屆TEDxTaipei的舞台上,他又蹦又跳激動的說⋯

曾經,我們都從社會給予的身份開始

劉軒的小學一年級,結束在沒有任何準備的移民裡。他突然來到了美國,進入美國的小學。克服了語言的障礙後,他很快的就融入了那個不屬於他原生文化的社會,成為一個受人歡迎、人緣好功課佳的好學生。

對當時的他來說,好的功課是他自信心與友誼的來源,他獲得了一個Identity叫:「Model Minority」。不但是模範生,還是模範少數民族。這是一個在美國常給予成功的人的稱呼,尤其是亞洲人,形容他們富進取心,所以成績較卓越。

劉軒似乎很滿意這個因為他是亞洲人而獲得的稱呼,它為他帶了來一個很好的「理由」。因為他是Chinese,所以成績表現優異;因為他是Chinese,他籃球打得很爛;因為他是Chinese,所以很重視家庭關係和倫理⋯⋯那Chinese到底又是什麼?Model Minority所代表的,又是一種什麼樣的文化意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