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學姐,談了戀愛後,好幾年不見。上周是我們第一次和學姐與她男友見面。

「今天你們是稀客,想吃什麼?」

我熱情的問學姐與她男友,沒想到,學姐沒說話,倒是學姐的男友,熱情的回答:「我選……日本料理!」

「那學姐呢?日本料理OK?」我問學姐。

學姐微笑:「都可以。」

「那……要去哪一種的日本料理?」我又問:「丼飯的?居酒屋?還是拉麵?」

「我想吃拉麵!」學姐的男友又說話了。

我又看了學姐一眼,看到她似乎認同,依然微笑:「我都可以,都聽他的。」

我正準備提出幾家拉麵店供他們選擇,這時候,學姐男友直接說了:「那我們就吃博多拉麵吧!」

決策真迅速,大家從善如流。

在博多拉麵店坐下,趁學姐男友去上洗手間,我們很好奇的問學姐。

「嘩,」我笑著說:「學姐妳……真是『疼』妳男友咧。」

「對啊,」另一位朋友也說:「學姐妳以前不是最討厭吃日本料理的嗎?現在居然都OK了!」

「而且學姐妳都不喝湯的,竟然來吃拉麵!」有一位學妹繼續說。

沒想到,這時候學姐竟然說了一句,令我們嚇一跳的話──「沒有啦,我其實仍然討厭吃拉麵。」學姐說:「只是,我不再表達意見而已。」

什麼?不再表達意見?

學姐說了一些事,我覺得很有意思。他說,五年前開始和男友交往,她會拒絕日本料理及有湯的食物。三年前她甚至都還堅持不吃日本料理。一年前她仍會向男友抗議,不吃湯麵。

但今天,她不再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