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公民運動,我支持任何表達自己意見的學生合法抗議行為,但首先得知道「為何而戰」。

唐太宗有句名言:「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知得失。」以前史官權力很大,好的壞的都要正確寫,才能讓後世統治者警惕,想當然爾出現許多史官為了忠實記載歷史,被當權者殺害的案例。文天祥就曾在「正氣歌」裡,歌頌「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作為天地間正氣表現,表達史官捍衛史實,不容竄改的精神。

如果課綱微調抗爭是為了傳達正確的台灣歷史,那麼「史官情節」似乎就是抗議團體集體認同的價值觀。

在以前資訊不透明的時代,歷史的傳承記載掌握在史官的手中,所以史官如何拋頭顱灑熱血維護「正史」的真實,這樣的行為的確是值得歌頌。

但是到了現在資訊透明媒體多元的時代,如果抗議學者與學生仍把教育部歷史課本當成「正史」的地位,以為修了課綱就會改變歷史,那還真是忽略了網路時代多元媒體的力量。

其實不認同歷史課綱文字內容的人想平反很簡單,拍一部電影的效果更好!

舉例來說,根據贊成保留使用舊課綱文字「日本統治」的學者解釋說,用「日本統治」四個文字反應日治時期台灣獨立建設發展的歷史。坦白說我資質理解駑鈍無法體會,但是我看了馬志翔導演的熱血電影「嘉農KANO」,就非常有感覺了。

根據贊成使用新課綱文字「日本殖民統治」的學者解釋說,用「日本殖民統治」這六個文字才能反應那時期日本對台灣不平等待遇。坦白說我文學造詣有限也無法體會,但是我看了魏德聖導演的原住民電影「賽德克•巴萊」,也就非常了解與認同了。

我出生在台灣高唱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年代,大學時看鄭南榕先生的「風起雲湧」,五年前看龍應台的「大江大海1949」,現在還會透過網路看對岸知名脫口秀「曉說」談蔣介石的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