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高中生抗議微調課綱,這整起事件最原始的脈絡來看,這場運動本來是高中生腳踩自己生長的土地、眼睛望向自己未來將航向的廣闊世界所發起的爭取合理受教權運動。但是,在馬政府支使教育部強硬蠻橫的法西斯政策操作下,演變成高中生必須以犧牲個人生命的慘烈方式,來喚起社會更多的注意。

在此將開第一槍的台中一中蘋果樹公社,4月29日在臉書所發的文,重新轉載給大家看,標題是:《嚴正抗議黑箱課綱微調,號召(串)生站出來!》(編按:「串」為中一中的連寫)

「舉凡白色恐怖的史實遭到壓縮及去脈絡化;國民政府對台灣的「接收」一變而為「光復」;甚至是忽略台灣與大航海時代的接軌,卻不斷強調中華文化在台灣的發展,在在凸顯了新課綱正當化威權統治、並以大中華史觀徹底取代世界史觀的意圖。

倘若此刻我們不揭竿而起,那麼在不久的將來,全台灣的高中生,都將在這樣的課綱之下讀書、考試、成長.....直到有一天,我們徹底忘了世界的脈動、忘了腳下最溫厚的土壤、忘了人權與關懷、忘了民主得來不易,卻只默默記下了遠處虛無縹緲的中華江山、五千年悠悠歷史、記下了今日的自由來自威權統治者的大發慈悲。

而這就是一個「現代民主國家」的教育所將教會我們的事嗎?這就是思想與品格將要萌芽、茁壯高中生(是的,我們)所將面對的教綱嗎?

若你不願面對這樣的未來;若你和我們抱持著相同的答案,那麼請你和我們一起站出來,為自己、也為了整個世代的權益發出吼聲!」

對高中生而言,他們有自己對於腳上所踏這塊土地的熱愛,有對自己所生存的社會民主人權價值的關懷,也有對未來即將進入的廣大世界到底有著哪些脈動的好奇與關注。

作為一名大學歷史系教授,我想請問馬英九與吳思華,他們的訴求與追求,究竟哪裡錯了?竟然如此不值得你們一顧?

抱歉,我無法以政府職稱冠在這兩個人的頭上,因為以他們所表現出來的蠻橫與冷血,已經是這個國家的羞辱。一個剛剛失去孩子的媽媽有多痛苦,卻必須放下悲傷難抑的心情,為教育部長的記者會準備錄音資料。更離譜的是,還在這個犧牲自己性命抗議政府冥頑不靈的學生家開記者會。

做人可以做到這樣做盡做絕的地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