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針對課綱微調議題引發的抗爭升級,看著學生衝進教育部長室,衝進教育部,許多人疑惑了,守法不是人民應盡的義務嗎?

是的,守法是人民應盡的義務。

但除了教條般重複「守法是人民應盡的義務」以外,我們後退一步來看,為何守法是人民應盡的義務?

在我國現行的政治體制下,法律之所以有效力,是來自於公民將立法權託付給立委,立委代替公民來制定法律,這是間接民主,或者稱為代議制。所以,人民有守法的義務,因為,法律是經由民主程序制定出來的,是民意的表現。

但行政規則不同,由於教育部並非民意機關,行政規則沒有民意基礎。為了維持法的安定性,除非有重大瑕疵,否則人民仍有遵守的義務,直到其撤回或廢除。

這次課綱微調爭議中,學生入侵教育部長室,屬刑法侵入住宅罪,是法律位階,而課綱目前仍被定位為行政規則,反課綱微調學生團體連署呼籲立法院介入,希望能將其升格為法規命令。若成功將課綱定位為法規命令,需經法律授權而制定,那麼,課綱就需要送交立法院審查。但目前課綱仍屬行政規則,不是法規命令。

教育部堅持課綱屬行政規則,反課綱微調的學生團體認為課綱應屬法規命令,雙方爭議未定,7月31日高等行政法院駁回假處分申請時,將課綱定位為法規命令,但陳達成律師卻認為本案應為行政處分,將提抗告。結果,到底是行政規則還是法規命令,課綱問題在法律上困境難解,連教育部都無法堅定立場(否則假處分被駁回理由豈不可笑)。

那麼,當法律與正義發生衝突時該怎麼辦?

一般而言,有兩種說法,「惡法亦法」說認為,即使法律不合理,為了維持法律的正當性,仍應該以既有的救濟程序,合法地處理。但「惡法非法」說則認為,法律必須體現人道與正義,如果法律明顯地不合裡,例如:在二戰期間,納粹「合法地」屠殺猶太人,那麼,出於良知而違反法律,促成法律或政策的修正,稱為公民不服從。

2月12日,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教育部敗訴,於「課綱微調」的「程序」不符合〈政府資訊公開法〉,反課綱微調的學生團體據此認定,課綱微調乃黑箱作業,「惡法」不應上路。接連數月抗議無效,上週,衝入教育部長室,違反刑法「侵入住宅罪」。昨日,衝入教育部,教育部屬行政院,乃集會遊行禁制區,違反《集會遊行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