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或許常碰到下述狀況:

「等下要吃什麼?」

「隨便。」

「那吃拉麵好嗎?」

「不要。」

簡單的「隨便」「不要」四個字,就可以徹底激怒人,有時甚至光是聽到「隨便」,就可以讓人「奇摩非常賣」。

很多人認為這種「嘴巴說隨便,心裡卻不要」的態度是種「個性」,但這種處事態度之所以會引起普遍的反感,還可能有一些更深刻的理由:這種回應方式其實是不道德的。

也就是說,滿口「隨便」卻態度強硬的人,很可能是個壞人。真有這麼嚴重嗎?

雖然食衣住行育樂等各方面,你都會碰到這種「隨便強硬」姊或哥,但一般還是以「吃」為最大宗。

台灣人的文化核心就是「吃」。外國人來台,我們總是把他的頭壓在飯碗上,要他猛吃。

對於「吃」,每個台灣人都有一些堅持,而我們所堅持的食物類型,和出身的社群通常有直接關聯,甚至可以細到以「聚落」為差別單位。像是「滷肉飯」「魯肉飯」「肉燥飯」的爭議,就可以讓台灣各地的朋友吵到翻桌、互毆。

我們除了透過食物差異來展示我們的價值認同,還會以此來定位人格樣貌。像多數台灣人會討厭吃「狗」的人,認為這種人在道德與人格方面有問題;而就算不經常吃「素」,許多台灣人也認為吃素有某種神秘的效果,會以吃素為償來發願,或是以素食來調整自己的身心狀態。

好,那吃「隨便」的人呢?

為什麼吃「隨便」的人,會讓人很不爽?這是一種美學認知上的差距,還是道德判斷上的問題?

美學上的差距並不會妨礙我們的社群追求卓越,就像滷肉飯(或魯肉飯,或肉燥飯)加不加魚鬆,都不會讓我們的社群走向滅亡。但道德判斷上出問題,就可能讓我們的社會難以追求更進一步的提升。

會詢問對方想吃什麼,是希望以對方喜好為選擇的參考。我知道自己喜歡吃什麼,但我很看重你,願意以你的喜好為依歸,因此發問者體現一種被稱為「讓」的德行,是主動釋出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