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女兒剛出生的時候,荷蘭的阿嬤阿公來台灣看她,全家開開心心去巷口的餐廳吃飯。張羅好點菜,我起身去幫大家拿飲料,冰箱旁邊坐了一個小家庭,有個三、四歲的小男孩。

「哇!我不要!我不要!」小男孩不知道怎麼了一直在哭鬧,說實話,我有聽到小男孩的哭聲,但也沒有特別在意,反正父母都在,就讓他們處理吧。沒想到反倒是小男孩的爸爸忽然說了一句話––

「你再不乖,那個外國人會把你抓走!」(外國人?不就是我嗎?)

我聽到當場傻眼,真不敢相信在現今已經這麼國際化的台灣,還是有父母這樣用「外國人」恐嚇他們的小孩。

「對不起,你是說我嗎?」我問小男孩的爸爸。

「對⋯」

「那,你的意思是什麼?你說我是個會綁架小孩的人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但是⋯他不乖啊!」

我一開口,小男孩爸爸就開始緊張的出汗了,大概覺得他怎麼這麼倒楣,遇到一個聽得懂他可笑的威脅的外國人。我當然知道這個爸爸並非有意指控我是個綁匪,也沒什麼惡意,但進一步想想,這整件事除了對我這個「阿兜仔」有些失禮外,也凸顯家長使用「恐嚇教養法」背後嚴重的問題。

「恐嚇教養法」在台灣似乎是個常見的事,在我和朋友分享上述的故事時,都見怪不怪。最常聽到的就是「你再不乖,警察阿伯會把你抓走!」,讓我也不得不承認,這個爸爸把「警察」換成「外國人」也是展現了因地制宜的創新。

不過,用「警察」或者「外國人」來恐嚇小孩,到底有什麼問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