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黃金為何跌得這麼慘?叫我該把錢擺到哪兒好?」企劃部小真邊滑手機看金價走勢新聞,一邊碎嘴抱怨。

「還好吧,我買股票,跌得更慘!」小馬也低頭滑手機看股市行情,一邊補上一句。

中午,阿蘭姐的理財便當會還沒開,會議室裡一片哀鴻遍野,顯然,黃金、股票重挫,大家都受傷了。我看了一下小真,她剛結婚沒幾年,想來當時高價買的黃金應該全套住了。至於小馬呢,上班老愛炒股票,這一波陸股、台股的重挫行情,看來應是血本無歸。

反倒是我,上回聽了阿蘭姐的話,開始以「先立於不敗之地」的角度來佈局債券,果然市場恐慌風暴來襲,自己反倒安心。

先立不敗之地 淨值、配息雙穩

我才這麼低頭沉思的時候,「八面玲瓏玉觀音」阿蘭姐悶不吭聲地推開門進來,爽朗地大聲說:「嗨!各位低頭族朋友,你們老是低頭滑手機,難怪財運不濟啊~~!」

「低頭跟財運有何關係?」小馬抬頭不以為然地說。

「因為你目光如寸,只有15公分遠,看不見天寬地闊的廣大世界啊!」阿蘭姐說。

「唉,這世界到底出了什麼事,為什麼利率低、油價跌,股票重挫,連難得可以保值的黃金也跌?我們小小上班族,還能把錢擺到哪呀?」小真繼續為她套牢的黃金抱屈。

「何不擁抱債券呢?」我說:「看來希臘債務危機暫時不會引爆了,好像能穩定配息的債券最安全。」

阿蘭姐點頭看著我說:「孺子可教也!早一點挪動資產配置腳步,把核心資產的債券部位多提高一點,不就可省去今日唉聲嘆氣的場景?」

「不對啊,我記得之前新興市場高收益債不也曾出現過一波資金贖回潮?」小真面帶疑慮地說:「難道債券真是最安全的資產?」

收益來源分三種 選對標的更要選好時機

「好吧,今天就來為大家上一堂債券投資課!」阿蘭姐開朗地解釋說,債券可以分成兩大類:一類是政府發行的政府債,另一類是民間企業發行的公司債。前者因為倒帳風險低,故債券發行的票面利率也低;後者則可依公司的規模、信用評等,區分出倒帳風險低的投資等級債,以及風險較高的非投資等級債(又稱高收益債),票面利率也是前低、後高。

簡單來說,倒帳風險越低,票面利率越低;風險越高,利率越高!

當民眾投資債券型基金時,收益除了基金經理人直接投資債券所領取的票面固定利息外,還可以透過債券次級市場的低進、高出,進行資本利得的套利操作。一般來說,該市場處於降息階段時,債券次級市場呈現多頭走勢,基金的資本利得收益就有可能高於債券配息。

第三種讓債券型基金的獲利來源,則為匯兌收益。舉例來說,當新興市場貨幣看漲時,外資投資新興市場債券除可獲得票面利息、債券操作利得之外,這兩項收益因為以新興市場貨幣持有,還可再加上匯差收益。

聽了阿蘭姐這一番解釋,我馬上舉一反三地說:「如果歐債危機解除的話,投資歐美成熟國家的政府債,不就非常安全?」

小真也舉手說:「不是耶,看起來之前新興市場債券是因為美元強彈而有匯損,如果美元已經漲得差不多,我現在定期定額去佈局新興市場的政府債,好像更為安全。」

「非也、非也!」小馬站起來大聲說:「就中國、歐洲都在降息救經濟來說,投資歐洲或亞洲市場的高收益公司債,不是更棒?」

依風險承受度選債券 有固定收益可穩拿現金配息

阿蘭姐說:「你們都很聰明,其實這都是選擇的問題,根據的是你們的投資性格和風險承受度而定。積極型投資人確實可以如小馬,以歐洲高收益基金、亞洲債券基金為佈局標的,因為這類基金將受惠降息的多頭行情而有高收益。」

「穩健型的人可以挑選新興國家固定收益基金、公司債基金來著墨,因為即使是新興市場政府的信評還是比企業債信還高;公司債基金則分散佈局投資和非投資等級債,風險也比高收益債基金低一些。」阿蘭姐說。

我則補充說:「像我這種超保守的人,就直接鎖定『富蘭克林全球債券總報酬基金』,把投資項目分散到全球的政府債、成熟國家優質公司債和新興市場的高收益債,不就最符合中庸的安全之道,而且還可讓債券配息收益穩穩入袋?」

「好像是耶!」小真也認同說:「比起我的黃金都不配息,債券不管市場如何變化,只要選對有配息的基金,例行的固定收益一毛都跑不掉,難怪會重回全球資產配置的新王道!」

有任何理財諮詢需求嗎?透過「線上客服」,富蘭克林理財顧問將於線上為您立即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