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來以色列後不久,有次跟一個住在台灣的基督教好友談到以色列的教育現場。那個年代自殺炸彈頻繁,台灣對以色列的瞭解甚微。好友好奇的問道:「以色列人打小孩打得兇嗎?」

「為什麼妳會這樣問?」我想起我幼稚園中的小小孩以及幼稚園中的教育。雖然從來沒有談過這個議題,但我開始教小孩之後,沒有看過任何形式的體罰,連罰站都沒有。

「因為『舊約聖經』中是這樣教的啊。以色列不是大多數都是猶太人嗎?」好友繼續好奇的問著。

出生在北港,從小拿香拜媽祖的我,從來沒有好好翻開過「舊約聖約」看過。那天聽了好友的解釋,才認真的從網路上找出了資料: 

「不忍用杖打兒子的,是恨惡他;疼愛兒子的,隨時管教。」(舊約聖經:箴13:24)

拿著這個資料,我詢問剛成為我丈夫的猶太男人:「你在家裡或學校被大人體罰過嗎?」

「體罰?在以色列哪有大人打小孩這種事?」

我的猶太老公上網找到了一份2000年的最高法院判例:這份裁決文的起因,緣於一個母親被告使用吸塵器打她的5歲女兒、用鞋子毆打她7歲的兒子而導致牙齒斷裂。她不但否認虐待小孩,更認為鞋子和吸塵器是懲戒的工具,是「用來教育及改進她的小孩的」。最高法院最後駁回她的說詞,並判決這名母親施虐。

在這個案例中,最高法院更進一步的宣告禁止父母使用任何身體上的處罰的手段教育小孩(不僅禁用鞭子、藤條打小孩,也禁止包括打手心、屁股,跑步、罰站在內的手段)

因此,2000年1月25日的這份以色列最高法院裁決文,正式禁止家長使用體罰(Corporal Punishment)做為教育小孩的工具,成為世界上第一個非歐洲國家,全球第10個有法律依據禁止家長體罰小孩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