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為媒體工作者

閱讀馮光遠今日貼文(編按:立委參選人馮光遠於臉書上砲轟計程車司機員原文),一件小事冒出腦海,就是我與他交換過五次名片:三張是前東家的,兩次是現東家,蒐集五張名片也不會得到獎品,那為什麼要一直換?因為他不記得我,如果不換名片,他就不費神搭理小記者。

身為媒體業後輩,我自然不是什麼偉大人物,不如何值得馮光遠放在眼中。

話說前東家時,直播、街訪、市長給問等等題目和馮光遠接洽過數次、好幾個小時,還與一位公民運動領袖一起搭了趟計程車。

車上,我們聊他如果沒選上市長,有什麼計畫?也有問他,為什麼要特殊性關係個不停,金馬就算男男交配了,又有什麼特別好笑的嗎?

馮光遠回應,他就是喜歡這種一語雙關的用詞,像是抨擊吳育昇在薇閣愉悅,他大酸特酸,究竟逾越了什麼?特殊-性關係和特殊性-關係,就是個中文的把戲,他們不敢給人看、不爽受人白眼,就由國寶級白目來徹底白目一回。

或許由此可見,馮光遠以諷刺金馬育昇盛智仁這些有權人士為樂,而且感到非常沾沾自喜,現在這種沾沾自喜的勁,發洩在一個市井小民、沒沒無聞的計程車司機身上,即使這名司機不該言語冒犯人,但是社經地位、媒體能見度都比司機佔有絕對優勢的馮光遠,除了斷人生計之外,還要用這種似遮非遮的文字伎倆,來發動網路人肉搜索,然後自我感覺良好正義。

今天,馮光遠和我換了第五次名片,談起新北第一選區民進黨由呂孫綾出線,馮說「不忍心用公開辯論欺負一個26歲的小女生」、「民進黨蔡依林就是外貌贏我」。

很遺憾的,在馮光遠心目中,男同性戀不適用於性別平權,年輕女性就應該被品頭論足然後當花瓶,計程車司機就不該出言不遜。這位大男人自言,他從《中國時報》創辦人余紀忠那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有容乃大」的氣度,並自命要以行動改變惡劣的政治結構,然而,他心中根深蒂固的歧視--而且是一種唯我獨尊的歧視--卻紋風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