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醉,我無醉,無醉,請你不免同情我……」一首酒後的心聲,開啟了二姊江蕙25場告別演唱會的序幕,這是首場,我在台下久候了許久。

可以帶進超過十億新台幣商機的演唱會,到底有何不同?我就先從進場談起。

進場速度非常慢,相較於其他演唱會,首場的入場速度極慢,外頭大排長龍,驗票龜速,最後我才找到答案:一來擔心假票,二來目標族群是中、老年人。

這場演唱會我有幾個近距離的觀察:

1. 各型螢光棒完全滯銷:相較於五月天、張惠妹、蔡依林的演唱會,手持螢光棒的觀眾少之又少,取而代之的是「拐杖」。我坐在黃2D區,舞台正前方的二樓,就視線所及,幾乎都是40歲以上的聽眾,尤其要6、70歲的老太太老先生去爬二、三樓的樓梯,真的很辛苦,一樓特區也不惶多讓,也有兩階台階。

2. 無需大聲吶喊:附近都是中年以上的族群,我很想大聲唱歌,但唱了幾句後發現附近只有幾個人在唱,馬上打消念頭,改用耳朵聽,用眼睛欣賞。

3. 全場最感動:江蕙預錄的告別VCR、江淑娜的一段感性談話,還有全場大合唱的感情放一邊、傷心酒店、甲你攬牢牢,噴淚程度百分百。

4. 全場大亮點:浩角翔起全程台語的脫口秀,的確沖淡許多哀傷氣氛,雙人優異默契的表演風格,用幽默方式帶領大家跳脫悲傷情緒,不失莞爾的綠葉陪襯,卻令人眼眶泛淚,我認為是全場最大的亮點。

5. 舞台與效果頂級華麗:這麼高價的票,音響、燈光、特效與動畫效果俱足,雖有小瑕疵,卻無傷大雅。

6. 沒有安可:不知道是否因為現場年齡層偏高,不習慣喊安可的關係;或者是忍了一整晚,阿公阿嬤都要去尿尿了,所以沒有安可,一結束觀眾立刻就散場了。

屬於江蕙歌迷的藝界人生

最近我去參加了職場導師的退休宴,在當晚的餐會中,我深切體認到人生的短暫,與四十年職涯的稍縱即逝,向前輩學習可以避免自己後悔。

當晚我們散會前唱的歌就是藝界人生,他把他的職涯比喻成藝界,我覺得雖不中亦不遠矣。

當天雖然沒聽到「藝界人生」與「落雨聲」,有些小小遺憾與抱怨,但無損她在我心目中天后的地位,不過我想分享看完演唱會後的幾個職場學習。

第一、相對價格:演唱會行銷是一種「相對價格」的操作,門票的價格完全是相對而非絕對的,那就看你把價格跟什麼來比較?這可以解釋為何如此多的中老年目標群眾,會請子女表達孝心搶買門票,這是票價與孝心的比較,票價真的很便宜(洗腦中)。

第二、不要搶買首場門票:根據經濟學人的報導,越往前面的場次都是鐵粉在買票,不用給最棒的福利,她們都會進場觀賞;越到後面的場次,越有可能出現非目標族群,此時比較好的籌碼會壓在後面場次。例如截稿為止,第二場由伍思凱擔任演唱會神秘嘉賓,而第一場並未出現任何神秘嘉賓,也印證了這則報導的可信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