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反課綱的學生攻占教育部遭警方驅離,有些政治人物為這些學生辯護。課綱問題筆者曾另有專文討論(延伸閱讀:課綱爭議》請問到底為什麼要強迫下一代讀「符合官員偏好」的教科書?),此處本文將解釋,為什麼學生攻占教育部若成功,將會摧毀社會財富。

資源的使用方式與產權有關:私產使用價格競爭,非私產則用非價格競爭。商用大樓是私產,別人想使用該大樓,就須向業主出價。誰出價最高,誰就擁有這大樓產權。

教育部大樓不屬任何私人所有,別人想擁有使用權,無法透過價高者得的方式競爭,於是非價格競爭就取而代之。其中一種競爭方式,就是以法律手段分配。

教育部大樓是所謂的「公共財產」,現行法律是將其使用權,界定給教育部的官員。事實上任何不屬私產的「公共財產」,從山坡地、海岸到政府機關大樓,都有各種法條規定誰可使用、怎麼使用。

或許有人會問:既然是「公共財產」,何必有規定?每個人都可使用不就得了?殊不知若讓每個人毫無限制使用,結果將是該資源價值被消耗殆盡。

大海裡的魚是公共財產,每人毫無限制地撈捕,於是魚在未來五十年就會被吃光,這就是所謂「公有地悲劇」-公有草地讓每個牧人無限制地在其上放牧,最後就是草被吃光成為廢地。這在經濟學上稱為「租值消散」。

為避免「公有地悲劇」或資源價值(租值)消散殆盡,世上所有公共財產,都不可能讓人毫無限制地使用。就連大海裡的魚,也有各國政府協商限制撈捕數量。倘若所有資源都公有化,每個人愛怎麼用就怎麼用,資源的租值將消散至零,最後必帶來人類毀滅-這就是為何社會主義行不通的原因。

教育部的大樓也是一樣。儘管是公共財產,它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使用,現行法律制度是將其使用權,界定給在教育部辦公的人員。人人無限制地使用,只會導致該資源的價值完全消散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