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對教育制度抱有高度的期望,我們總是覺得,無論出身背景如何,只要願意讀書,未來總是能有好成就的。升學考試像是一個篩子,把學習成就不同的學子們篩向不同的位置,未來也會走向不一樣的工作成就。所以我們總是計較這把篩子的「公平性」。

有些人說「聯考比較公平」的時候,他們相信,所有的考生用國文、英文、數學這些科目來進行篩選,全部用一分一分加起來的成績,就能表現學習成就。我們不管數學一題4分跟歷史一題2分,這4分跟這2分明明指的是不同的東西,怎麼比較?我們也不管考試的科目為什麼是這些,為什麼體育永遠不會是考科?為什麼要上法律系的學生得看他的地理成績?我們便宜行事,想著要用一個表面上看起來最簡單的方式,把複雜的人的各個面向,化約成可以加可以減,可以「比較」的數字,而常常忘記,教育的本質並不是比較,而是因材施教。

最簡單的方法,往往也就最簡化。為了維持考試升學是「公平的」,我們只好「去相信」他是公平的。如果你問,那家庭背景呢?那資質呢?他們會說:「就算家庭背景或資質對學生的成績有影響,那影響也不大,考試真正能測出的是學生有沒有『用功』。」真的是如此嗎?

調查發現,台灣的家長有65.7%相信成績跟努力程度最有關係,學生則有69.8%這麼認為,不論是家長或學生,認為努力最重要的,都遠遠高過第二名的資質(分別是15.2%跟13.9%)。所以當學生拿著難看的成績單回家時,家長常常脫口而出:「你就是不用功!你就是不努力!」

影響成績最多的,真的是努力嗎?

駱明慶教授研究台大學生的年代,以及台灣教育長期追蹤資料庫第一次進行問卷調查的時候,都還是聯考時代。這些調查早就發現,聯考制度不是「公平的」。台大學生裡,住在台北市的比例超過一半,而來自苗栗、嘉義、花蓮、新竹、台東的比例都低於1%。父母若是大學畢業生、外省人或公務人員,也有更高的機會能上台大。父母對子女的期待也不同,通常對兒子的期待較高,對女兒的期待較低,尤其是閩南籍女性,即使在其他族群的性別影響已經不顯著現在,閩南女性的教育成就仍然受到族群與性別的負面影響。 但在種種的影響因素中,最具有解釋力的影響因素,是父母的教育程度以及家庭收入。在控制其他變項的情況下,比較國三與高三的學生的學習成就,居然發現,同樣家庭收入與父母教育程度的學生,學習成就有超過95%相關性,也就是說,只要家庭收入夠高,父母的教育程度夠好,學生不論在國中或高中,都會有比較優秀的成績表現。

如果成績真的跟努力的程度最有關,難道有錢人比窮人努力,男人比女人努力,台北人比新竹人更努力嗎?這樣的解釋合理嗎?如果你也覺得不合理,那麼考試真的能考出「努力的程度」嗎?還是,真正被考出的,是你家有沒有錢,你爸媽的教育程度高不高?你住在都市還是鄉村?你是閩南女性還是外省男性?

所以,你還覺得努力是拿到好成績的最重要因素嗎?我不這麼認為,我認為,影響教育成就最重要的因素,一直以來,都是階級。而聯考制度,其實就是把階級出身好的人,用一個看似公平的篩子,篩到好的學校去,而我們都被篩子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