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星球精選:今年暑假一定要去的台北祕境是「北投」!
伏石蕨

二十多年前,還是家庭主婦的林麗琪,在一堂社區的繪畫課上,偶然接觸了畫筆,她越畫越起勁,從周遭的生活畫起,將自己平常散步、健行的北投郊山,都留在調色盤揮灑出的彩色世界裡。

路邊的野花和小草,在林麗琪的慧眼下,都是最佳男女主角,離她住處不遠的十八份拐圳步道,雖然名氣不甚響亮,清幽的環境卻是她取景的經常選擇。

位於十八份地區的拐圳步道,順著一條百年歷史的水圳蜿蜒,放眼望去,紗帽山和七星山的形象都歷歷在眼前。雖然山巒自有其美,水圳本身也不遑多讓,為它生色添香者,正是上頭叢聚蔓生、性喜潮濕的蕨類和蕁麻科植物。

林麗琪像是點兵的可汗,一一唱名水圳上的植物群像,光是蕨類就有數不清的種類各顯神通。一般講到蕨類時,人們腦海裡浮現的形象都很類似,但是在林麗琪指點下定睛細看,拐圳步道上的蕨類真的都很不一樣:伏石蕨一片一片長出、身材肉肉的、會爬滿一整棵樹;半邊羽裂鳳尾蕨的葉形,就像名字裡所暗示,呈現不對稱的模樣;瘦瘦長長的書帶蕨,一整叢從石縫中冒出,既像彩帶又像石頭長了綠色的假髮;生得粉嫩翠綠的栗蕨,是陽明山溫泉區的常見住戶;葉尾裂片漸窄漸小的短柄卵果蕨,則是林麗琪最鍾愛的品種。

這些交錯生長的蕨類,間或點綴著銅錢草一類的水生植物,讓水圳的岩壁看起來就像國家音樂廳裡的垂直植生牆,只不過換成了小人國的迷你版本。俯身觀察它們時,一種毫無人工矯飾、自然混搭的美感油然而生,多樣植物毫不突兀地湊和在一塊,好似造物主故意要露一手精湛的盆插本領。先哲王陽明的那句名言用在此處似乎也無不可:「你未看此花時,此花與汝同歸於寂;你來看此花時,則此花顏色一時明白起來。」一條本來只是尋常路過的水圳,慢下腳步審視時,原來也可以如此不一樣。一旦明瞭這點道理,未來再次親近野外時,就不會再對它視而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