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成績單的童年

瑞典的小學,不像台灣大考小考不斷,就算是學期評量也不會讓孩子覺得那是考試。

每學期家長與孩子都會和班級導師有一次的「發展評量面談」。在面談前,老師會先發給孩子一張「自評表」,問孩子在學校最好的朋友是誰?最喜歡的課程時段?最喜歡的活動?覺得自己最棒的地方?最不擅長(討厭)的事?以及想對老師說的話。面談時老師會說明這學期孩子在各個面向的表現,沒有分數、沒有班級排名,只有具體的描述。

除了讓孩子與家長知道自己的優點及弱點,老師也會與孩子討論接下來這個學期對自己的表現期許,以及有什麼學習目標和計畫(不只是針對認知學習,學會溜冰、完成森林馬拉松、敢在大家面前表演……都可以是目標)。孩子們只有在小學畢業前會拿到一張自己的成績單(一樣只有等地和老師評語)及畢業證書。學習的重點是努力讓自己更好,而不是與他人比較。

比起考試評量,老師們希望能藉由不同的活動,讓孩子去探索真正的興趣、更了解自己,此外他們也在意孩子是否對事物保持著好奇心、擁有「使用知識」的能力。

與台灣大不同的是,瑞典的小學生從四年級開始,每學期有一個「必修課程」就是要學生選擇一個行業,然後實際到那個工作場合去「見習」一天。

那天朋友的孩子到小志先生工作的大學裡,跟著他一起做實驗,參與大家討論的會議,系上的教授及同事也撥出了一點時間帶他進行一些有趣的科學實驗。

這個活動的目的,為的是讓孩子們有機會了解各種職業特性,日後才能選擇自己所愛。這也是為什麼有次美國著名的脫口秀節目主持人來瑞典出外景,隨機採訪一些路人,不管是年輕小伙子或是兩鬢斑白已經退休的老嫗都毫不遲疑地回答:「我非常熱愛我的工作!」的原因吧!

幫助孩子尋找熱情所在

朋友的孩子9歲才從中國過來瑞典念書,有次我和她閒聊,談起在學校的狀況。她說在中國,可以很明顯地知道老師喜歡誰(通常是課業表現好的同學)、不喜歡誰(通常是會作怪的同學),而且所有的比賽都是老師指派同學參加,光環都集中在他們身上。但在瑞典,老師會先徵求有興趣參加比賽的人。

通常孩子會想主動參加的多半是自己感興趣的項目,也因為如此,比賽前的練習就會格外地勤奮,所以班上每個同學都有機會找到可以發光發熱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