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幼稚園上班的第三年,我被調到了屬於正規義務教育的四到六歲幼稚園(中、大班)工作。

我工作的幼稚園是私立幼稚園,收四個月大到六歲的小孩。而在四到六歲這個階段,幼稚園的性質是「公辦民營」:園長由地方政府教育局分派,由政府出薪水。園長之外的老師,則由幼稚園總負責人自行聘任。

雖然是私校老師,但因為是義務教育,新老師仍需要跟教育局的人面試。教育局的人對於我之前在台灣的教學經驗,以及上了以色列地方政府辦的幼教課程,覺得滿意。面試結束前,局裡的人語重心長的跟我說:「這個幼稚園的性質跟小班以下的園十分不一樣,妳要很強壯-心理上及生理上。」

當時我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而開學第一天,我就感受到震憾教育!-不是大人給小孩震撼教育,而是我被小孩上了一堂震撼教育課,也才真的懂了教育局人員講的話的意思。

我的新幼稚園一共有27個小孩,18個男生、9個女生。師資的部份,則是連園長在內有五個老師。

依照課表,早餐後我們出門散步。請27個小孩拿帽子、喝水、上廁所後在院子裡集合需要多少時間?

足足花了我們20分鐘!!!

一群小孩坐在院子裡的長椅上,我推你擠,玩成一團;園長講話,其他小孩也跟著講話。我們四個老師在旁邊大喊大叫的請小孩安靜下來,很多小孩還是左耳進、右耳出,繼續講他們的,任你說破嘴也不理你。

散步後回幼稚園,則是一個鐘頭的「自由時間」,這段時間,小孩們在院子裡盪鞦韆,挖沙丘,自己決定要單獨玩,還是找朋友一起玩遊戲…。這些第一天見面的小孩們開始「認識彼此」:一些小孩捉弄另一些小孩、還有一些小孩則一直設法捉弄大人(像是跑去跟某個老師說,你是大西瓜)。最令人頭痛的是小孩之間不斷的有肢體衝突發生。在那一個鐘頭裡,我的工作就是調解孩子們的口頭跟肢體衝突,而把兩個打在一起的小孩分開時,還常常會被憤怒的小孩打到

那是我第一次領悟到「蒼蠅王」裡面的情節:在沒有大人干涉的小孩社會,小孩真的可以活得跟野蠻人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