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聽朋友講故事,說他有一位情治單位出身的長輩,曾幫威權時代總統處理「財產」,至於是國產?黨產?還是家產?因事涉敏感,他不敢多問。但在那個年代,長輩家裡有兩台凱迪拉克座車,令他印象深刻。

後來故事有「驚人」發展,是九二一大地震後,那些「財產」在震央附近埋沒了,下落不明,讓這來路特殊的財產瞬間歸零,卻意外了結長輩一樁陳年心事。

聽到這故事,立刻想到朱立倫──這位國民黨史上處境最艱難的黨主席。

最近,朱立倫找了前金管會主委陳樹,接掌國民黨黨營事業中央投資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希望借重陳的專才,加快處理國民黨爭議黨產。但這動作相當程度也證明,朱立倫上任不久,就找前新北市主計處長林祐賢出任國民黨行管會主委,幾個月下來,並未能完全實踐朱「黨產要清理,不當黨產要歸還」的想法。

看不清、摸不透國民黨的「藏寶圖」,是身為黨主席的朱立倫的悲哀,但他對改革爭議黨產的不良社會形象有急迫感,尤其2016選舉在即,沒有子彈糧草,他這位「總教練」要如何率兵打仗?

辜且不論陳樹未來能發揮多大功能,但他至少曾是馬英九重用過的金融人才,管理過資本市場秩序,了解資產運作邏輯,進入中投後,除了宣揚佛法、勸人向善外,或許真能幫到朱立倫一點點忙。

朱立倫在接連走錯幾步棋後,聲勢快速跌落谷底,已賠光過去他累積的政治資本。現在,他唯一能「敗部復活」的機會,就是好好操作槓桿,贏回失去的民心,而黨產就是他的最佳施力點。

如果朱立倫真能徹底清理黨產,對台灣民主政治肯定是一大貢獻,而且這也將是他未來復出、捲土重來的最大本錢。若不一次清乾淨,目前這些黨產多高額設質抵押貸款,而且據說利率超低,2016如果再次政黨輪替,重新執政的民進黨,一定會要求銀行以「正常戶」處理,屆時,國民黨這些超貸黨產,恐怕會淪為「法拍品」!這恐怕不是國民黨的最佳選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