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日,在國立台中一中創校一百周年的校慶日當天,數十名一中生以「蘋果樹公社」之名於校內靜坐,向教育部訴求退回黑箱課綱。而在當下,幾乎無人能料想這樣一場示威運動的餘韻竟然在三個禮拜後於全台爆發,種種「反對黑箱課綱,○○高中站出來」專頁雨後春筍般成立。

前所未有的串聯行動,也迫使教育部一改先前強硬態度,提出「新舊版教科書併行」、「新舊版教科書差異部分,不列入大學入學考試命題」、「即刻依程序啟動課綱檢討」等三點聲明。並且舉辦四場座談會,強調願意溝通。

然而一場看似立意良善的座談會居然以衝撞部長座車為終局,讓人不禁詫異此波運動反抗力量之強大。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些尚在苦悶升學歲月的高中生們這樣的氣憤填膺?

種植憤怒的教育部

「原先媒體都聚焦在朝野兩黨或是教師與公民團體,但我覺得這是直接影響到學生權益的事情,為什麼我們不用站出來作一些表態?所以決定百年校慶就在學校中庭辦一場示威,看有沒有辦法連帶影響後續學校投入這場運動。」蘋果樹公社的成員廖崇倫回想當天靜坐的情況,對後續作用也感到吃驚:「當時辦完一兩個禮拜覺得非常失落,因為期中考將近,表示有意願聲援這場運動的學校真的非常有限,即便網路報那麼大,某些報紙把我們吹得非常厲害。直到中和高中跟新竹高中在校內舉行公民論壇,我邊滑手機想說:『哇靠,怎麼會變成這樣?好多高中有人出來聲援。』在中間的醞釀期是很久的。」

課綱微調在學生間引起的龐大憤怒並非憑空出現。早在2012年,便有教授發動搶救歷史教科書的聯署,到了2013年,半路殺出的檢核小組強硬地進行課綱「違」調之後,2014年更有一百多位歷史學者發表反對課綱微調的共同聲明。這波怒火早已流竄於全台各界,如今學生站出來捍衛受教之權利,可說是時勢之必然。

對於他們而言,教育部不單在公聽會的流程上有極大問題,因資訊不公開而被高等行政法院一審判決違法後,仍然故我的態度也讓他們感到不可置信。廖崇倫無奈說:「就算今天最高法院神乎其技的判你沒有違法好了,那難道這就是一個教育者展現的格調嗎?就是告訴我們非得死到臨頭、非得被判違法才為你黑箱作業感到羞愧嗎?」

而在內容上,他們也認為這次微調課綱特別強調臺灣、漢人文化跟中國正統王朝的往來,但很多文化和臺灣的交流,甚至是原住民的史觀都忽略了。只懂處處強調大中華文化的課綱,在強調多元文化的社會裡無疑是走回頭路,又怎麼能說服得了身為教育主體的學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