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經濟研究院2021年國際人才報告剛出爐,預測台灣人才外流將成世界第一,匯豐集團全球教育價值報告也剛出爐,台灣父母願意支付額外補習費用的比率是世界第六名。我們對教育的投資不斷增加,人才卻留不下來,留下來的又找不到滿意的工作,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我認識一個很有趣的大學生,她現在正在為社會系轉學考而努力,平時也幫網路媒體與社區報進行文字工作。我們談到年輕人面對的嚴峻情況,她問我說:「現在很多朋友找工作,發現她們有的,像是證照,企業不需要。可是她們現在也不可能去找一份打工的工作,怎麼跟父母交代。」我們聊到企業的實習機會,又批判了企業界藉由實習的名義丟出正職員工的工作,用這樣的方式招募免洗勞動力,卻不願意提供新的全職工作機會,並好好地培養自己的員工。

目前的台灣社會出現一個很弔詭的現象,企業哀嘆「產學脫軌」,徵不到人,大學新鮮人卻畢業即失業,30歲以下失業率居高不下。難道是新鮮人缺乏競爭力嗎?不,曾嬿芬教授提出證據證明「我們的教育體系可以培養出世界上最好的人力素質」,但薪資卻大幅落後。彭明輝教授重砲轟擊,台灣人才優秀,但「老闆們沒辦法給這些人合適的舞台。一個只講究降低成本與政府補貼,而不講究技術升級與開拓海外市場的公司,人才當然只有外流一路。」

不論彭教授對於企業的抨擊正確與否,如果秉持著人性本善與長期經營的預設,總是有企業願意培養人才的。以前有人說,台灣的年輕人吃不了苦,大量外跑澳洲打工度假的年輕勞動力,已經用她們的體力勞動與吃苦耐勞駁斥了這樣的說法。

如果年輕人吃苦耐勞、有實力,卻找不到工作,如果企業需要「人才」,那麼問題到底出在哪裡?所謂的「產學脫軌」到底是什麼意思?

找工作投履歷就好像申請大學寫自傳一樣,看看學生們寫的自傳,就能想像勞動力市場會收到的履歷信件了。學生們空焦慮,準備許多證照,重金補習全民英檢、多益,可是這些能力,不一定是這份工作所需要的。

我認識一個學生,她現在已經是雜誌社獨當一面的記者了。在學期間她常常主辦各種交流活動,管理組織能力與英文溝通能力強。這樣一個人才,出社會第一年,找工作都多方碰壁,待業半年,更別提其他學生了。

她勝任一個記者的能力,依靠許多過去的栽培,這些栽培絕對是我們的教育體制可以給予的,可是這些能力,在一開始找工作的時候,卻沒有被好好地突顯。

簡單地說,空有實力,卻不懂得如何推銷自己,或者,用「產學脫軌」的語言來說,就是學生「不知道」我們的業界要的是什麼,所以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方法來吸引企業主的青睞。要解決這樣的困難,絕不是扭轉學校的教育,讓大學教育更應用,更商業化,因為大學絕對不是職業訓練所,而是要增加企業與學校合作的機會,讓學生有更多的機會能接觸到業界,打破學生就是用功讀書的傳統想像,降低學校生活與「出社會」的落差。

台灣的學生,過去的受教育過程中,並沒有被鼓勵表達自己的意見,或推銷自己的看法,我們總是在盡力符合別人對我們的要求,考了許多的證照,補了許多習,以為只要符合這些零零種種的「標籤」,就可以成為一個企業青睞的人才。年輕人不是不懂得憂慮,缺乏遠見,年輕人早就做了許多的準備,只是很可惜,學生可以獲得的業界資訊根本不夠,他們準備過度,卻缺乏策略,反而浪費了許多時間與精力。

吳偉立曾在清大社會所的演講中說到,有時候我們努力想要培養各種各樣的實力,告訴業主我們不輸人,可是這樣的作法只能把自己包裝成一個普通的員工,反過來,提供一個跟別人不一樣,卻是業者缺乏的長處,才能把自己包裝成突出的人才。

綜上所述,台灣真的有人才危機嗎?撇除太黑心只想要免洗勞動力的企業不談,撇除太菁英雄心壯志想去世界上闖闖看的頂尖人才不談,我認為,台灣有的不是人才危機,只是「媒合」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