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接演甜美角色的怡蓉,這回在林靖傑導演的《愛琳娜》裡,飾演一個出身底層,渴望更好生活的女鬥士。演完戲,陳怡蓉不但學會了小提琴,也開始對社會意識有了更深的體悟。

一個高雄出生的導演,花了八年的時間構思一部以高雄為背景的電影,然後找上了來自高雄的陳怡蓉,用一個來自勞工階層的剩女愛情觀,帶出這個社會光怪陸離的面向,以及愛台灣的粗野生命力。這大概就是《愛琳娜》的緣起。「導演喜歡我的台灣國語,才會相中我當女主角啦!」陳怡蓉笑著說。

甜姐兒陳怡蓉:我很幸運!能利用「名人」身分,讓別人了解弱勢的痛苦

勞工朋友現況

這次的導演跟劇本都非常吸引我,劇本場景設定在高雄,而我本身是高雄人,感覺回到了自己的生長環境。劇情大綱看似圍繞在剩女愛琳的愛情觀,但其實還有更深層、內心的故事,導演用了很多暗喻,強調他一直關注的社會階級議題。

其實演出這個角色讓我感觸很深,35歲的愛琳出身勞工階級,所以一直努力翻轉自己的人生,讓自己更上一層樓。說真的,愛琳也不是要嫁入豪門、大富大貴,而是求「晉身」的感覺,能夠改變現狀,讓自己不愁吃穿而已。其實,這種情形在中南部的勞工階級中很常見。拍了這部戲後,跟著導演跑,聽了很多勞工朋友為生活抗爭、被集團欺壓的真實故事,才理解到,其實這個社會還是有很多這樣的情況,只是大多無能為力,階級的懸殊無疑讓人很氣餒又無奈。

運用名人的影響力

身為一個女演員,我非常崇拜為了自己理念而努力抗爭的女人,很巧的是,冥冥之中,我好像也與這樣的形象有所連結,像是《愛琳娜》和即將要播映的電視劇《哇!陳怡君》,裡面的陳愛琳和陳怡君都是在為弱勢族群發聲。有的時候,人是很無感的,面對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不會太過注意。很幸運的是,我可以利用名人的身分,讓大家有機會了解別人的痛苦,進而關注這些議題。

除了因為《愛琳娜》的關係,讓我開始關注社會基層族群。我平時也很關注老人與流浪狗議題。很多時候,我覺得流浪狗更可憐,因為牠們連發聲的權利都沒有,只能用眼神跟我們溝通。八里有一個流浪狗之家,裡面有800多隻流浪狗,但是只有8個工作人員,我常帶牠們去繞個幾圈,盡一些可以的努力。我也會與其他演員一起探望老人,雖然我無法長時間給予他們溫暖,但至少在特殊的節日,可以跟他們分享喜悅,讓他們知道有人關懷,我相信這樣的慰藉力量是很強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