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暑假,都是我提心吊膽,神經質發作的時刻。

認識我夠久的讀者,大概都知道我有個情緒較大的老大小雅。幾年來我跟雅爸總是陪著她,訓練她的社交技巧、共同尋找平復她情緒的方式。

而這樣一個時時要父母跟其他大人處理她情緒狀況的小孩,上了小學一年級之後,狀況卻有了極大的改變!一來她這些年從經驗與大人身上學了不少,在人際關係上較成熟了一點,開始學會避開引起自己情緒高漲的情況;二來她在學習上的優越,帶來了老師們與同學的肯定,讓她變得自信,對於自己有較高的肯定,也讓她的情緒變得穩定而自在。

對我而言,唯一的問題是:從小學一年級上學期學會閱讀之後,她就一頭栽入書海之中:下課時間看書,在安親班也一直看書。學校導師跟安親班老師都跟我拍胸脯保證她一切安好:「她還是有跟朋友們一起玩耍的時候啊,她還是有參與各項活動啊,就是有小孩比較喜歡看書嘛!」

但我們都有注意到,漫長的暑假,是小雅難熬的時期––雖然安親班有各種好玩的團體活動,帶著小孩打保齡球、出海、做瑜伽…但突然離開學校的常規,又必須整天跟同儕打交道,處理人際關係,對她而言壓力很大。

這幾年的暑假,零星發生了幾次跟朋友以及安親班老師的小衝突、小誤解,也算是輕鬆平靜的度完,然而去年的暑假,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八月中,安親班的幾位老師即將離職,九月份要上小學一年級的小孩即將加入安親班。小雅在某一天的活動中跟某位同學有不愉快,竟然就不告而別,騎著腳踏車跑掉,讓安親班老師跟父母得臨時放下工作去找她。

當天晚上,安親班班導打電話來找我:「雅媽,我要跟您解釋一下在活動中心小雅跟那個同學起的衝突,是這樣的…」

「怎麼起衝突的並不重要」我打斷她的話:「小孩之間沒有不起衝突的,我也相信你們會好好處理單一事件。我關心的是她怎麼處理她的問題跟情緒?」

「很好。」班導說「我想邀請妳跟雅爸做單獨家長會,來談談小雅最近的狀況,而且我堅持你們要同時出席!我們這裡班上的老師們也會全部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