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面上有關「教導講演的技巧」,以及「如何自在上講台」等類的書藉,近年來不斷被廣泛推廣。許多讀過這些著作的朋友與學員都曾經問我:「讀這些輔助書藉真的有用嗎?」我相信每一個技巧或是著作,都能讓我們學習如何應用的技巧,只要我們用心的練習。

但無論技巧再怎麼高超,我發現「無條件的喜歡聽眾」,就是喜歡見到人的感受,才是最強大的力量。

我講學20幾年,最常被他人讚賞的話是:「老師我好喜歡你的課,因為,我不論聽什麼課,都會睡著。只有聽你的課,我真的睡不著。老師你好棒。」

其實講學多年,我最不擔心的就是學員在課堂上睡著,這不是因為我講的課學員都睡不著,或是從來沒有人在我的課堂上睡著。而是,不論你是認真聽講,或是睡著上課,我都喜歡他們。只要我喜歡學員的任何狀態,我就可以自在的講演。你想想,面對你喜歡的人,你講演的時候,那裡會計較他的坐姿,樣貌或是態度呢?

說也奇怪,當我喜歡學員,聽眾之後,我就遇到了生命中一次美好的經驗:

有一次在台中,500多人的大禮堂,當我認真的講演時,突然間聽到如雷鳴的打呼聲,大家轉頭看向該名聽眾時,我就說:「很高興有人聽我的課程,能夠聽到放鬆的睡著,而且放鬆的打呼,這是代表聽眾對我的喜歡,我們繼續進行課程,我會放小聲量,以免打擾他。你們要注意聽哦!」沒想到,全體聽眾鴉雀無聲的接受我的建議,讓我在小小聲量中,完成了演講。

令人感動的是,演講會後,離開的學員多人上前向我表示:「這是我聽過最感動的演講,張老師你對學員的關心,讓我好感動,這也是我最認真聽的演講,收獲豐富,雖然你聲音這麼低,但我聽得很清楚。」

有人說:「這是我從未有的經驗,老師怕吵醒聽眾,小聲的講,而全體聽眾卻認真的聽。真是好棒的經驗。」

一直到有位學員走到我面前說:「謝謝老師,我就是那位睡到打呼的人。謝謝你,因為,我昨天值大夜,所以實在很睏。不好意思。但是你的演講,對我幫助很大,我很有收獲。」

我瞪大眼,不可置信的說:「你有聽我講?」對方說:「當然,老師,聽演講是用耳朵,又不是用眼睛。」

第二項我覺得重要的特質,就是:尊重報應。

其次常被問到的問題是:「老師,你是如何保持對講課的熱忱?難道你對講課,都不會有倦怠感?」

我就笑笑的說:「你是要聽真正的答案?還是要聽勵志的答案?」

對方問:「勵志的答案是什麼?真正的答案是什麼?」

我說:「勵志的答案就是:時時記得,付出一定比獲得還要快樂;你們每位的笑容,就是我最好的回報。為了你們的笑容,我是一直不會有倦怠感的。」

對方說:「哇。真的嗎?老師,我好感動。」

我說:「假的。」

真正能讓我一直保持熱忱,熱情的進行每一場講課;對不同的主題專心,認真的研究;對相同的主題,發現不同的實例,引導各位學習。真正的原因是 ──我害怕報應。

各位,當你站上講台時,你所說的每句話,每件事,會不會對聽眾有影響呢?先不說有壞的影響,就算有好的影響,請問聽眾會不會依你所指導的去實行,去認真的做。如果,他依你的建議做了,請問會不會成功?有沒有收獲?而這結果會不會報應到自己的身上呢?

曾經有報載:

在中部某縣立國小,新來了一位年輕校長,尤其新校長當年也畢業於本校,優秀校友返校任教,鄉里傳為佳話。

新校長上任簡單的致詞後,特別指定校內資深的劉老師單獨在校長室見面。年紀雖大的劉老師,興奮不已,心想新校長會找我,會不會正巧是當年我教過的學生?這下子不要急著辦退休了。

校長一進辦公室,就恭敬向劉老師問好,並且說:「我想請劉老師看看明天太陽是不是從西邊出來?如果不是,就請您即刻辦理退休。」

劉老師驚訝不已,問:「為什麼?」

新校長說:「劉老師,您忘了嗎?我是小傑。」

當年你向全班的人說:「小傑說以後想當校長,我看除非是太陽從西邊上昇,否則那是不可能的。」

劉老師看著新校長,才想起這張熟悉的臉。

我為什麼一直能保持熱忱,持續25年來對於進行教育訓練,課程講授用心投入。因為,我真的不敢想像,若我沒有認真講學,而20年後,我的兒子在人事面談時,面談者一問:「張先生,你的父親是張幼恬?」

我兒子:「是,那是我爸爸,您也認識他?」

面談者淺淺一笑說:「當然,很感謝張幼恬先生的教導,如果你進入本公司,我會好~好~照顧你。」

一想到人資主管因為我的不用心講演,而將來肯定會「好好照顧」我的子女,這個畫面讓我一直督促自己,一定要保持熱忱,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