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栗縣長徐耀昌北上求救,意外引發和前縣長劉政鴻的口水戰。徐耀昌抱怨劉政鴻留下太大的財政破洞,而劉政鴻則指責徐耀昌「不會借錢」。

苗栗的財政破洞已有悠久歷史,各級政客對此心知肚明,只是何時會爆,怎麼爆的問題而已。同黨前後任縣長的對罵,不過是個開端,之後狀況要如何收拾,才是真正的困境。

非苗栗地區的民眾,目前多是抱持看好戲的心態。但發生在苗栗的狀況,很可能會以三個角度衝擊整個台灣。不論你信不信,「該來的總是會來」。

第一個衝擊,是地方政府的破產潮。

過去地方政府欠錢,總有中央來救。但這次中央表明不想管,要苗栗進行財務重整,甚至考量進入破產程序。

過去沒有地方政府破產,也沒法源,因此實際上要怎麼做,還有待討論。但苗栗縣若進入破產程序或財務重整,問題就不在於「救不救得起來」,而是可能「打開潘朵拉的盒子」。

苗栗有3百多億的債務擔保品,但這些擔保品真的值3百多億嗎?據聞某地方政府拿已蓋滿的公墓地或垃圾場來抵押借錢,請問銀行團拿到這種地是能幹嘛?

過去因為大家相信政府不會倒,所以這個能押,那個也可以押。一旦進入公開亮相的財務重整程序,「能看的」擔保品有多少?

苗栗幾百億的帳,幾家銀行分一分,打呆掉,或許也還好。但如果苗栗擺爛倒閉卻重獲新生,那全台灣的地方政府都有樣學樣,趕在下次改選前一起跳出來「倒」呢?衝擊會有多大?金融機構曝險狀況是否經過評估?

第二個衝擊是地方經濟運作會一一倒地。

劉政鴻花大錢徵收土地,開闢大量的工業區,但並沒有足夠的廠商進駐來帶動產值。跑來湊熱鬧的,主要是炒地皮的投資客。

這樣的繁榮只是泡沫。若無工業或服務業的生產,就不會有人領到薪水,沒有薪水就沒人消費,土地價格也就沒有真正的支撐力道。

苗栗經濟之所以一直沒垮,是因為政府部門一直給在地小包商接案,加上軍公教的固定消費,才能撐起微弱的商業活動。也就是說,苗栗養活最多人的「公司」,就是地方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