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公務員父親的背影,蘇敬仁對那份日以繼夜、朝九晚五的工作,沒有半點輕視,反而認為:「能維持routine(例行公事)也是一種成就。」只不過,已維持9年多的工程師生活,那份「可預測的直線未來」已不再能滿足他的自我期盼。

「工程師像無名小卒,設計好的產品不會有自己的記錄,但『作品』卻可以超越時空。」導演蘇敬仁說:「如果100 年後,有人因為看了我的作品,哭了,或笑了,那這一生也許就值得了!」

別上社會氛圍的勳章 卻不忘文學原典

台大資工碩畢,直接進入廣達電腦任工程師,蘇敬仁說,職涯的前半場,很像是因社會氛圍使然,自然而然地別上一塊「勳章」,儘管文科向來比理科強的他心中深知,文學與電影是自己心中永遠卸不下的一塊印記,剛畢業的蘇敬仁,還是選擇了心目中的B 選項,只為了方便父母驕傲地告訴別人:「我兒子讀台大資工的!」

蘇敬仁笑著說:「聽到男孩子念電機或資工,肯定是比『念中文』響亮得多吧!」但既能讓家人感到光榮,應該也不是太差的決定。在當時自認胸無大志的他,從沒想過將來該做什麼工作,更沒想過「導演」會是職涯選項之一。僅利用課餘時間大量閱讀、深耕文字,並長期投稿不少小說作品,屢得文學獎項。

為了更接近文學原典,高中時期的蘇敬仁經常看英文小說,像是第一本最愛讀的英文書《看不見的城市》(Invisible Cities),正是純粹為了掌握故事原貌,因好奇而讀。他分享:「讀翻譯書,若讀不到作者原意,加上翻譯不良,原作等同受到雙重剝削。」

首部創作即入圍 劇本初稿用英文寫?!

不過,畢竟英文不是自己的語言,於是他勤讀原文作品,順便學英文。偶爾也會看看《六人行》等美劇作為消遣。「我的第一部劇本,其實是先用英文寫的。」憶起那份初試啼聲便入圍行政院新聞局優良電影的劇本作品《愛吃鬼》,蘇敬仁忍不住笑了一下,繼續說:「因為當時還是工程師,用英文寫,比較像在coding(寫程式)。」

細究之下才得知,工作效率極高的蘇敬仁,在工作2、3 年後,常因手邊業務早已完成,時而自學日文,時而隨興寫劇本。「反正之前都寫小說,也許寫劇本也不難。」經過半年構思,蘇敬仁便以英文草撰故事概念與框架,再自譯成中文版本,僅花2周,便完成了首部電影劇本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