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學教授朋友打電話來說,剩下不到一年就要畢業了,他的學生卻堅持不願繼續念舞蹈系,所有人勸她都沒有用,希望我能幫忙和年輕人聊一聊。這大三的小女生長得清秀,小學三年級就開始學跳舞,國高中都以優異的成績進入舞蹈班,年紀輕輕,舞蹈在她的生命中竟超過了二分之一,眼見畢業在即,為何突然放棄了呢?

我們聊天的過程中,女孩說著她的堅持,她說:「我絕對不會再跳舞、再也不想」,同時也放棄畢業公演時位居要角的機會。我聽著他敘述從小媽媽帶著她去上舞蹈班的事情,她紅著眼眶說對不起媽媽,但自己真的膩了、厭倦了。

原本開心地跳舞興趣,最後卻成了不可承受之重,母親的一心期待與栽培眼見就要付諸流水了,這女孩堅持不想繼續的原因,其實是目前教育裡屢見不鮮的例子。當小女孩在家裡隨音樂起舞時,媽媽覺得那是孩子的興趣,在機不可失的狀況下,送去了舞蹈班。

為了能順利進入國高中的舞蹈班,每天都必須用最多的時間反覆練習,沒有想不想跳的權力,只有該不該練習的問題。時日久了,放棄可惜了,所以無論如何都要繼續。在這過程中,小女孩隨音樂起舞的快樂早已蕩然無存,興趣的種子早已窒息,唯一讓她繼續的原因,是不忍辜負媽媽的期待。而今,就連媽媽的苦勸也聽不進去了。

我安靜地聽完她的故事,問她說:「你知道自己為何如此堅決不再跳舞了嗎」?女孩說:「膩了。」我舉了許多類似的例子讓她了解,孩子的興趣是如何被抹滅的。然後回到原點,提醒她,跳舞原本是他的興趣,而現在的堅持,大家都必須尊重,但權衡得失之間是自己的事情。

談完一席話,女孩選擇了將剩餘的學業完成,也會盡力的將畢業公演的角色扮演好,但書是,結束後一輩子不再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