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日經BP社日經技術在線logo提供

《孫正義的焦躁 我連百分之一的目標都沒達成》封面

165.56億日元——這個數字聽上去很像體育職業明星的年薪。

2015年6月19日,隨著軟銀提交有價證券報告,2014年向尼科什·阿羅拉(Nikesh Arora)支付的總薪酬也被公開。阿羅拉是孫正義社長指名的「最重要接班人候選」,經過當天股東大會的批准,已正式擔任代表董事副社長。孫社長在股東大會上介紹他是「我的期待之星」。

阿羅拉的總薪酬中,短期薪酬為145.61億日元,股票薪酬為19.95億日元,總額中也包括了補貼等。順便一提,孫社長的董事薪酬為1.31億日元,此外還能從其持有的股票獲得100億日元的分紅。

東京商工調查公司的報告顯示,2014年日本企業的董事裏年薪最高的是U-Shin公司董事長兼社長田邊耕二,有14.05億日元。時常曝出高額薪酬話題的日產汽車董事長兼社長卡洛斯·戈恩的年薪為9.95億日元。阿羅拉的薪酬遠遠超過他們,而且從全球範圍來看也屬於頂尖水準。

在迎來阿羅拉之前,孫社長曾在採訪中談到過接班人和薪酬。本文將向大家介紹最近出版的《孫正義的焦燥》一書中沒有公開的採訪內容。

對於經營者的高額薪酬,也有反對的聲音,孫先生怎樣看待經營者的薪酬?

孫:在美國爆發淘金熱的時候,牛仔們之所以源源不斷地拼命湧向西海岸,就是希望能發大財。「為了錢」聽上去可能顯得膚淺,但沒有夢想的話,誰會真的拼命去做。

獎金很重要,而一丁點的獎金是不充分的。

會被認為找的總是吹大話的人嗎?

這事要這樣看。要讓日本再次復興,如果有萬人都擁有通過自主創業打造出100億(日元,下同)、1000億企業的才幹,那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而事實上,這種人才少之又少,不是萬里挑一、十萬里挑一,而是百萬里挑一。日本有1.2億人,估計有這樣才能的人100個都不到。

軟銀社長孫正義。美國《富比士》雜誌稱,孫正義2014年的資產高達139億美元(攝影:的野弘路)

創辦企業,只一代人就使銷售額達到1000億日元以上的經營者可能壓根不到100人?

孫:從零開始創業,並使銷售額達到1兆日元的創業者有幾位。但那真的是100萬人裏也出不了1個。

要想找到這樣的人才,是相當困難的事情。不過呢,如果讓一些人跟著這樣的創業者,而這些人中10個裏有一個成為這樣的人才,並不是不可能。

但這樣也有風險?

孫:是啊,孤注一擲地跟著我就是風險。說實話,要問宮內(軟銀移動社長宮內謙)的才幹是不是1000萬里挑一,我的回答是一般般。

他離開日本能率協會,追隨了孫先生?

孫:對。他辭掉原本安穩的工作,來到我這個總在吹著不著邊際的牛皮、而且年齡還比他小的男人底下,毫無怨言地追隨,的確是個大風險。

所以我就想,到宮內引退的時候,至少得給他100億左右。嗯,此話當真。對於我的接班人,我覺得必須給100億左右。

對於鳳毛麟角的人才,沒有這樣的大手筆是不行的。相應的,他要廢寢忘食、不找藉口,衝鋒在前。

日本會快速復興?

假設有那麼幾個人在經營者身邊拿到了100億。那麼,有著「我雖然不是千萬里挑一的人,但會一起拼命工作」氣魄的壯士,就會一個接一個地從一些企業中湧現出來。如此一來,日本就會快速復興。

各行各業都湧現出玩命的員工,這才是真正的活力。就算從國家拿到補貼,也有拿不出任何成果的企業。那純粹就是浪費稅金。與之相比,重要的是創造出讓民間企業自己找回野生本能的機制,這樣的文化很重要。日本的小學一直被批評之處是寬鬆教育,現在工薪族社會也變成了寬鬆社會,大家併排站好,拉著手一起走向衰落。

聽說美國蘋果、南韓三星的員工工作起來很瘋狂?

孫:是很瘋狂。我們必須讓日本從羊群變成狼群。

只要創造出成功事例,以其為榜樣,其他地方也會跟上。不能武斷地說「少數成功事例不足為信」。就連買彩票都有可能中個5億、8億的,那才是真沒作出任何努力(笑)。所以,想到努力能得到回報機率比中彩票要高,員工就會爆發出幹勁。

因此,我們就是這樣發起進攻,不惜冒各種風險也要進攻。這是身為經營業主、創業者的拼搏精神。在我們的身後,有著一群願意追隨這種精神的冒險者。

對於我自己,說實話,追求金錢報酬的階段已經結束了。我的錢已經花不完了。但身為創業者的事業慾望和精神,還有另一個層次的追求。

為什麼您的事業慾望不變?

孫:因為有著遠大的志向,離實現還差得很遠。我覺得99%還沒有著落。

按照您十幾歲時制訂的人生50年計劃倒推,時間不夠嗎?

孫:的確不夠,我們必須當世界第一。現在,爭第一的行業範圍越來越大。而且,我們有著通過資訊革命使人們過上幸福生活的理念,這是一個沒有終點的宏偉志向。

「除妖」豈能沒有米糕?

但是,對於身後的追隨者,沒有終點的宏偉志向雖然也能起到激勵作用,但拼上性命去「除妖」,沒有一兩塊「米糕」,怎麼會有幹勁(笑)。

只要跟著我就有100億(笑)。

真是好大一塊米糕。

孫:我會跟他們講,不用自己發明,一起跟著我來,但有可能會丟掉「性命」。但只要跟著我,就給你100億日元(笑)。

這樣一來,即使沒有自己創業的才幹,大家也願意來放手一搏,集中力量發起衝鋒。而後產生「我也想要有一座城池」的抱負。在日本這樣做可能比較稀奇,但在矽谷是司空見慣的。

按照日本社會的標準衡量,他們都是有著奇特危險思想的怪人。但這是按照日本村落社會的常識來說的。而在矽谷,這是常規的思路,大家反而會納悶:「日本為什麼沒有這樣的思路?」「你們是如何在這樣的機制中拼命戰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