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1972那年,「台大法言社」社長洪三雄和台大「法代會」主席陳玲玉。兩人以「對學校開刀、向社會進軍」,帶領學運衝撞體制;在台大體育館主持「中央民意代表應否全面改選」辯論會,挑戰萬年國會禁忌,緊接而來卻是被整肅……被噤聲……直到後來他們將學運的歷練化成養分。一個在金融圈,一個在律師界,各擁有一片天。

這對共患難的伴侶,如今已經是知名的企業家,也是「紙風車319/368兒童藝術工程」的發起人、兒童「快樂學習協會」的董監事。從初代學運分子到企業領袖,他們的傳奇經歷讓台北市長柯文哲,在選前特地想去拜訪洪三雄先生,結果促成了一段有趣的「怪胎醫生選市長,粗話總監教禮儀」的故事。

第一回 素胚柯文哲的三堂課

辦公室門一打開,穿著鬆垮垮的夾克,柯文哲推著眼鏡走進來,我心頭一怔,這個人,一元垂垂(台語),要怎樣選市長

第一次注意到柯文哲這個人,是當年陳水扁總統的女婿趙建銘涉入台開內線交易案,我在報紙上看到柯文哲抨擊台大醫院「在權勢之前矮了身子,失了志氣」,當下直覺,這傢伙真是敢言。

再一次看到他,就是在我的辦公室。 2014年初春,民進黨台北市議員顏聖冠打電話來,說要帶一個人來見我。 門一打開,我看到柯文哲。他跟顏聖冠說:「洪三雄從早期的學運分子變成經商有成的人士,是一個有趣的傳奇人物,我想去拜訪。」

雖然十分關心政治,但我自認為是政治局外人,沒想到會跟柯文哲會面。我覺得他沒有政治人物的語言,也沒有政治姿態,更沒有政黨色彩,精確來講,他是一個「政治素胚」。

「這樣的人真的可以選嗎?」我心中有很大的懷疑。 但,他堅毅地跟我講,他想用公民的力量去改變這場選舉,透過無黨派色彩的參政,來改變台北。這種理念和勇氣感動了我。我當下允諾幫忙。

看他離去的背影,眼前突然冒出1970年代搞學運的自己,那是一種很遙遠又貼近的畫面,直覺就是「青瞑牛,不怕槍」。

送走柯文哲後,我立即打電話給李永豐,告訴他:「美國仔,這樁代誌,你鬥處理一下(台語)。」 李永豐是紙風車基金會執行長,綽號「美國仔」。個性瘋狂,執行力超強。

柯P:這位是我的禮儀師李永豐...「X!我是你的禮儀老師啦!」
李永豐(李美國)紙風車基金會執行長、快樂學習協會發起人(照片提供:圓神出版社)

1995年在總統府凱道前的封街飆舞,解放政治空間,2000年正副總統就職典禮,2010年台北花博等台灣近20年來的大型群眾活動,都出自他手中策畫。

我跟李永豐因為發起「紙風車三一九、三六八鄉村市區兒童藝術工程」而結識。這個活動自2006年啟動,不接受政府補助,免費下鄉演戲給小孩子看,至今持續9年,演出場次近550場,已經成為台灣最大的新文化運動。

畢業於台北藝術大學的李永豐,辦活動一流,也是資深的戲劇編導,深諳肢體語言與人際溝通的眉角。 「把柯P交給他雕塑,準沒錯。」我這麼想。 我放下電話沒多久,又不免忐忑。「把柯P交給出口成髒的李永豐,妥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