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王品戴勝益董事長,無預警宣布退休,我腦海乍然浮現兩個場景。

一個是6月27日傍晚,在台中王品牛排創始店,《商周》團隊和王品副董兼總經理陳正輝,進行長達四個半小時的採訪,進入尾聲片刻。

這是我第一次採訪陳副董,採訪大綱早在一個月之前便提交給王品窗口,一切依公關SOP流程進行。沒想到的是,這頓晚餐不是吃麻辣鍋,採訪所得卻讓我頭皮發麻,採訪對象連說兩次,「戴董已退居二線」;批評王品去年底食安危機期間,「以為自己很行」的資優生心態...。(1442期《商業周刊》:中國團隊接管王品!戴勝益退居二線》新掌門人剽悍直言:天下是我在打)

於是,當飯後的法式烤布蕾這道甜點上桌時,我頗有所感地,對陳副董發表了這一晚的晤談心得。我說:「副董,我還是覺得您很像王品人,有話直說、講大白話,不來拐彎抹角這一套」陳副董聽了,靜默了一會兒,才回神點頭稱是,「對,有問題就要面對」。

另一個場景,是一年前左右,和戴董相約喝咖啡,聽他談內心話的午后時光。

那陣子,因為幫戴董整理「店長學堂」專欄,每個月總有一兩回,我們固定約在台北市南京東路的六福皇宮大堂咖啡廳,聽他談「人人都是發言人」的王品學,以及「員工開什麼車拿什麼包,當然要管!」等另類哲學。回想起來,與其說採訪整理,不如說是兩人的抬槓大會,他接受我「吐槽」、「回嗆」的容忍度量,在我跑產業新聞採訪過的企業領導人當中,無人能出其右。

有一次,同樣是在六福皇宮約訪,那時戴董又因立異言論,狠遭鄉民一波圍剿。在熱拿鐵還沒送上桌前,他對我說,「今天早上出門前,老婆才交代我,不要再亂說話」;「很多人也好意提醒我,因為社會角色不一樣了,應調整說話的風格,迂迴一些免得常被爭議」。在我還不知該接什麼話時,戴董便自答起來,「雖然常被罵,不過我還是認為,有話最好還是要直說,繞來繞去,溝通沒有效率,也不是我的風格」。他這番「雖千萬人,吾說直話矣」,寧做自己也不願隨波虛矯的人生觀點,後來成為我對王品集團,品牌形象認知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