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一場小型座談後,兩個聽眾在意見交流的時候意見爭執。

其中一位應該是家長,雖然試著婉轉,但是言下之意也頗為明確。他認為我的見解,不太能幫助他的孩子成為「人生勝利組」。他的意見長話短說是這樣的:

「你講的這些確實很好,很感謝你這麼用心準備。但是,你可不可以在演講中多補充一些,例如…現在的大銀行、科技產業、需要什麼樣的人才?我們的孩子如何在大學推甄上、在日後就業上取得競爭優勢?」

另外一位聽眾對這番話不滿,似乎是想要幫我辯護:「大家都一心想成為人生勝利組,才是台灣教育失敗的核心原因!」

一邊聽著,其實有點哭笑不得。鄭重聲明,我不反對「人生勝利組」。相反地,我全力提倡,所有人都應該成為人生勝利組,而且這也應該是教育的目標。

但是在這之前,大家看待「人生勝利組」的方式可以正確一點嗎?

人生勝利組範圍廣大,請不要眼瞎錯看

其實就在那場演講中,我分享了好幾個「人生勝利組」案例。

例如:河南省鄭州市的一位鑄劍師,他在28歲的時候就曾當上國企的中階幹部,工作安定且薪水優渥。那年他卻辭職,投入鑄劍工藝。五年之後,他已經成為名聞世界的鑄劍師,一把劍價格已經賣到百萬台幣,而且日後技藝進步,顯然價值還會成長。這位鑄劍師的生活像個古代俠士,工作內容根本是個傳奇。他的名字叫賈懷進。

例如一位法國男士,他也熱愛研究、探討未知,尤其愛研究植物,愛到將頭髮染成綠色。他也喜好視覺藝術,就和許多法國人一樣,他熱愛色彩與繪畫創作。他的職業內容就是結合這兩個愛好––用植栽在都市大樓的牆壁上作畫,把自己的作品叫:「垂直花園」,而且享譽建築、植栽、園藝領域,他叫:巴提克.布朗 (Patrick Blanc)。

又例如一位台灣人,他從小愛畫畫,他曾經在廣告業工作12年,只有偶爾畫插畫,一半自娛,一半賺外快。一直到他37歲的時候,突然患了血癌,因為需要治療及休養,他離開廣告工作,在這三年的養病期間,插畫愈畫愈多,而且甚至開始演化出了劇情。

一直到他40歲的時候,才出版人生第一本繪本,而且不斷有新作品,而且受到極大的歡迎,讀者迴響非常大。後來,幾米的繪本故事,還被改編成了許多電視劇、電影、音樂劇,還有一個主題園區。他是台灣「文創」的代表人物:幾米。

在討論「人生勝利組」的時候,我們有把這些人計算在內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