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小我五歲的朋友最近到辦公室找我。在研究所畢業、退伍後,過幾天他將工作滿一年,這是他進入職場第一個完整的一年。

我們有陣子沒見面,所以他跟我分享他去年的經驗,以及相對於過去單純理想性高的學生時代,有哪些在工作職場上最讓他感到震撼的地方。他現在的公司是做硬體零組件的廠商。

他說:

「我想,在工作一年後最讓我震驚的事情,是過去我覺得這世界多數重要的事情還沒解決,因為每件事都太複雜,而沒人可以找到問題,或是誰該為這問題負責。在工作一年後,我們逐漸體悟到事情通常不是這樣。

最常遇見的情況是什麼?多數時候,團隊、事業群、部門或整個組織裡的人都知道誰該負責或發生什麼事,但單純是因為那個人是某人的兒子、表兄弟姊妹或親戚,或因為什麼歷史因素,不能碰或不能被換掉。

讓人挫折的是,如果那個人表現好、聰明且努力工作,那就沒問題,但如果表現不好,技能或經驗根本不適任那個職位呢?讓我驚訝的是,我原先以為企業、組織或整個國家會出問題,是因為沒人能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或誰該負責。但事實是,公司每個人都知道哪個事業體表現最糟、哪個經理人比較弱或誰該負責,但因為這是不能碰的事實,逐漸每個人都變得沒那麼熱情,漠不關心,不願多嘗試。我工作一年,就看清楚這個差別,也了解為何有那麼多的人就只是做自己的事,對其他事不聞不問。」

總結來說,工作越來越常遇到的一個課題是:找到「瓶頸」通常不是最困難的。比較麻煩的是我們是否該矇上眼睛假裝看不見,就像多數人一樣,或去尋找資源,試著針對瓶頸做點什麼。

一旦我們嘗試後,就會體認到,每個人都知道誰是瓶頸,但那個人卻跟創辦人或公司高層有很好的關係,他們在公司待太久了,導致每個人都知道不要去找麻煩。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最終會變成瓶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