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則上班族笑話是這麼畫的,苦情上班族對老闆說:「開獎前後,彩券都會讓人感到希望無窮。」老闆不解地問:「開獎後,為什麼還會希望無窮?」

答案是開獎後:「希望無,窮~~。」

不曉得你在做投資時,是否也有類似的感嘆?準備投資佈局前,總感覺市場希望無窮;但是像希臘危機一發生時,又變成「希望無,窮~~」,慘跌收場。

奇怪,為什麼市場漲時我沒賺到,突然下跌時,老是有我?

今天,阿蘭姐的理財便當會探討的主題就是這一個:「如何避開市場突發狀況,以避免投資槓龜?」發問者為年輕的企劃部同仁小真。

可惜,小真才剛舉手這麼問,阿蘭姐馬上打臉說:「投資又不是買彩券,老是槓龜,表示想法錯了!」

戒掉漲跌觀念 淨值、收益皆穩定才是重點!

錯了,錯在哪啊?我自己是滿認同小真的想法,投資不就是要避開市場下跌機率,在會漲的市場、基金或個股上頭下重注嗎?莫非…阿蘭姐有更奇妙的不敗秘招?

綽號「八面玲瓏玉觀音」的投資達人阿蘭姐,似乎有觀心術,各瞄了小真與我一眼,就看穿了我們的想法。她哈哈大笑三聲後說:「你們認為我有不敗的投資方法,對嗎?我告訴各位,確實有,但是,要先戒掉你對市場漲、跌的想法。」

「戒掉市場漲跌想法?那不是更容易買高賣低嗎?」我終於忍不住,舉手質疑阿蘭姐的觀點。

「如果…」阿蘭姐露出像蒙娜麗莎般的神祕微笑說:「你怎麼買,都會買在低點,而且,每年都有固定收益,你會不會永遠立於不敗之地?」

每年都有固定收益,這點我可以相信,只要是固定收益基金就會每年配息,但是….哪有可能一定保證買在低點啊?

我很想反過來吐槽阿蘭姐,但是阿蘭姐卻很爽快地接著說:「高點、低點,永遠是相對性的觀念,如果你從『長期』觀點來看,難道你所投資的標的不會在長遠未來的某一個時段,出現高出於你現在的買點嗎?」

阿蘭姐在講到「長遠」兩字時,還特別高舉雙手的食指、中指,虛空打了一個引號。

尋找長期穩定標的 利率、匯率兩頭操作

我還在滿腹狐疑時,小真倒是搶著問:「那必須『長遠』來說,所投資的商品或市場必須具有一定保值性才行,我猜,這不是股票,而是債券或房地產這類的東西吧?」

阿蘭姐笑著說:「沒錯,要讓長遠未來的高點趕緊出現,而且還不只出現一天的話,買淨值穩定度高的標的,就會是重點。房地產就先不談了,光是債券,可以選的有政府債、投資債與高收益債等等,其中,當然會是以政府債、投資等級債的穩定度最高了。」

「拜託!」我終於忍不住嗆聲了:「買那種漲不動的,能賺什麼利頭呢?」

阿蘭姐瞪了我一眼說:「你以為買債券只賺債券利息嗎?錯了,還有債券操作利得與匯率收益。其中,單以最近美元強勢上漲來說,若以美元持有各國政府債,匯兌收益就會讓獲利績效上來了。」

我點頭表示認同,但又忍不住問:「可是最近美國要升息了阿,對債券操作來多不是處於空頭?」

「傻瓜,以美元持有債券並不代表一定是買美國債啊!」阿蘭姐說,債券型基金經理人可以用美元持有歐洲或新興市場國家的政府債或投資等級企業債,因為這些地方都處於降息或寬鬆貨幣地區,債市仍呈現多頭走勢。

全球債券總報酬重穩定 新興國家固定收益強調增長

我還正在消化理解這個觀點時,小真又搶著發話了:「我懂了,投資人若不以漲跌來看投資,而是以淨值和收益的穩定性來挑選標的,這樣在持有成本沒下跌,收益又能每月、每季或每年入手的話,不就表示可永遠立於不敗之地了?」

「是的,在不敗之地下,你還可以有兩種選擇。」阿蘭姐以「富蘭克林全球債券總報酬基金」和「新興國家固定收益基金」為例指出,前者會在全球靈活佈局政府債及投資等級債,屬於強調淨值與收益皆穩定的概念;後者則聚焦選擇投資回報較高的新興市場,屬於強調淨值成長與收益穩定的概念。

我仔細玩味這一番對話,還真是大有智慧的投資哲學。如果投資人懂得尋找厲害的投資團隊,在全球債市佈局時能先把淨值穩定的基本盤穩住了,再挑選利率、匯率兩頭有利的市場佈局,不就穩操勝券了嗎?

有任何理財諮詢需求嗎?透過「線上客服」,富蘭克林理財顧問將於線上為您立即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