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出版「還在學」,收到很多反響。這兩年來,自覺在「人生學習」上略有長進,願意繼續分享所見所感。但《還在學2》最不同之處,是加入了我和女兒質靈的對話。這件事,對我別具深意,也希望能對正在摸索人生方向的年輕人,和所有為人父母者,提供一種可行道路的參考。

我敢這麼做,當然是因為我們的父女關係,在出書前夕,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狀態,女兒說我們現在的關係是「道友」,我倒覺得她已成為我的靈魂伴侶,甚至變成人生志業上的「同志」。看起來,我們照這樣走下去,這一生父女一場,關係應可圓滿無憾。


這樣的狀態,是我原來連想都不敢的。甚至就在近兩年前,當我們決定嘗試為出書而進行父女對話時,都還遠遠不是這樣。因此,出版本書的因緣,成為了我們父女關係的一種療癒,真是感謝啊!但這種療癒過程,主要不是透過「說」,而是透過「做」,才能完成的。

我們的父女關係,從一開始就完全「非典型」,一路走過跌跌撞撞的漫長道路,我覺得有必要在此交代一下。我生下來就沒父親,我是遺腹子...我五歲時,母親再嫁...繼父也是個軍人...我終生感謝繼父養育之恩,但也認為:做父親的,只要賺錢養家,就應該被感謝。

這就是我對「做父親」這件事的全部了解。

不用說,我成年後,對做父親這件事,毫無概念...女兒(金質靈)兩歲以前,我很認真扮演父親角色,父女倆特別相親相愛...但在和她母親離婚後,雖然也有機會扮演「假日父親」角色,卻總是聚少離多,看「天」(她母親)吃飯...所以有長達二十年的時光,我覺得父女關係只能這麼若有似無。我這做爸的,只剩下責任,連擔心都屬多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