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陳為廷到柳林瑋,社運圈領袖接連出狀況,許多人要我從倫理角度談一談這些事件。但在事件發生之時,有些額外的考量。談少了,會被認為是看人面子,避重就輕;談重了,會被當成是趁人之危,吃人豆腐。因此就沒有即時探討議題。

經過一段時間的沉澱,我想大眾現在應該能較理性的看待這類問題,並且將之視為一種通案來探討。我認為這些發生在社運領袖身上的道德爭議,其實不只和其自身的道德操守相關,還可以與社會的一種古怪喜好連結。

一切要從「陽光大男孩」這個形象說起。

我過去有段時間在做政治公關。政治公關講求塑造「老闆」的形象,有種形象是風險最高的,就是「陽光大男孩」。

因為這世界上根本沒有「陽光大男孩」。這個形象一定有問題。

普通的男人,懶散者有之,猥瑣者有之,聚會講的都是臉、奶、腿與30公分起跳(也許看運動比賽的時間會停止討論,但到了中場、換場的廣告時間,還是回到臉、腿、奶。),走在路上,看的也是臉、奶、腿,但因為並沒有30公分,所以不會擺出來。

如果真存在一位不討論臉、腿、奶的陽光大男孩,每天不為了性而是為了自我提升而充滿笑容做運動,追求人生崇高的精神實踐,那他八成大腦怪怪的。

所以你看到一個陽光大男孩形象的公眾人物,就可以推知他應該隱瞞了一些什麼。對於公關來說,這種「老闆」最麻煩。

但「陽光大男孩」這個形象有票。不只是在政治上,演藝界更需要這種形象,偶像嘛,偶像就是要有偶像的包袱。

商場呢?商場也一堆這種人,業界需要他們充當「業務高手」和「創業新秀」。隨著新媒體擴張,這種扁平的角色快速充斥各個領域,男人女人都買帳,你要賣刀、賣鍋、賣房子、賣公司、賣任何東西,最好都套上「陽光大男孩」的形象。

可就像前面說的,現實世界不存在這種人,於是只能找普通男人來充演這種形象。結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