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能慢慢習慣金融市場就是不斷震盪波動,那麼恭喜你,已能適應資本市場的本質。

才一下子,希臘看似轉圜樂觀的氣氛馬上被7月5日將實施公投及近期實施資本管制被澆熄,之前怎麼彈升就如同反作用力下挫,然而悲觀者看見危機,樂觀者卻發現轉機,且聽我娓娓道來。

這是一種囚犯理論,也類似賽局,希臘執政者料想歐盟不敢將其逐出或斬斷彼此關係,所以不斷放鬆又捏緊,玩弄歐洲大國,當然其崛起背景及支持者多是坐領退休金的公務員,IMF(國際貨幣基金)央求從希臘退休金的給付比率下砍,等於動搖其票源基本盤, 因此只好耍賴,但這部歹戲拖延許久,希臘要不要退出歐盟的議題已持續好一陣子,市場對於希臘可能退出歐盟這件事,接受度越來越高,抵抗力越來越強(只有該國民眾還不知嚴重性),故短期陣痛在所難免。

歐元貶值對於出口大國也是助益(尤其是德國),原本高漲的股市適時拉回修正,正是提供投資人逢低承接的時機點,毫無疑問,畢竟資金仍無太多選擇,是吧?

若將鏡頭轉到陸股台股,各自有其原因,前者連番重挫,嚇壞一群股民,但就我來看這是正常現象,去年迄今的狂漲,只是初升段,漲幅那麼大,為何就不覺得恐怖?此波段跌了二成,就是讓股民習慣接受市場不是只會漲不會跌,牛市的修正往往也是很激烈的,沒有蹲低哪來之後的彈跳?此時不進場,更待何時?大陸官方只是要告訴股民慢牛不是快牛,可以投資別太投機,政策只要確定大方向,其餘都是技術性問題。

至於台股,棄權棄息的賣壓需慢慢消化掉,但我仍持續之前看法,好股票終究不會寂寞,接近年線9300點附近的位置及散戶的融資持續下降,都是很好的介入點,七、八月都值得留意,著眼於中長期獲利,會遠大於短期投機性,這是我的淺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