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芬蘭養育小孩的這幾年,我常喜歡觀察,芬蘭人如何用美來薰陶孩子。我發現,美常常就在生活四周,在所有孩子可能接觸到的事物裡,包括「兒歌」。從前的我,不見得會思考兒歌的歌詞意義,直到最近一兩年來,才在陪伴孩子的成長過程中,逐漸體會兒歌裡也有學問。

有一天下午,4歲半的阿雷坐在沙發上,拿著我買給他的中文兒童歌謠一頁頁翻著聽。

「妹妹背著洋娃娃,走到花園來玩耍,娃娃哭了叫媽媽,樹上小鳥笑哈哈」,這是他最喜歡的兒歌之一,小一點的時候只會邊聽邊哼,現在大了點開始會思考,聽了兩遍後突然問我:「媽媽,為什麼娃娃哭了?」「因為她想媽媽啊!」我不加思索地回答,「可是那是洋娃娃啊!」

「對呀,因為洋娃娃…呃」我突然語塞,好像從來沒有認真想過這琅琅上口的歌詞含意。

阿雷繼續說,「洋娃娃不是真的娃娃啊,為什麼洋娃娃會哭著找媽媽?」「呃…」媽媽突然被小孩問倒,沒有答案。

是啊,這麼一首從小聽到大的兒歌,我竟然從來沒仔細去想,歌詞到底是什麼意思,被孩子這麼一問才發覺,雖然歌曲總喚起溫柔的兒時記憶,然而歌詞似乎是有點不合邏輯呢?!

還好,阿雷沒有特別愛聽《只要我長大》,不然,以他現在愛問為什麼的年紀,我還真不知要怎麼回答,為什麼「為國去打仗」還會「當兵笑哈哈」。

仔細想來,自己從小到大聽過的一部分兒歌,有些歌詞聽來像文宣,有的則聽不懂是什麼意思。這樣的歌詞雖然不見得有壞處,卻也難有提昇性靈與美感能力的作用。

兒歌,有需要提昇性靈與美感能力嗎?

坦白說,在還沒有搬來芬蘭、也還沒有小孩之前,我從來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直到我開始聽了芬蘭人的兒歌之後,才一次又一次被刺激而重新思考。

對「兒歌」的想法,不斷被顛覆

我第一次聽到的芬蘭兒歌,是本名為《寶寶的磅秤》新創兒歌童謠,這本歌謠的作詞作曲與插畫者,都是芬蘭兒童藝術界的佼佼者。一開始,我只是喜歡聽它的音樂,因為音樂風格多樣,同時芬蘭人總是請傑出音樂家為孩子用真實的樂器演奏,因此旋律曲風節奏都充滿美感,哪怕聽不懂芬蘭文,光聽音樂也讓人喜愛。

那是我對「兒歌」印象的第一次顛覆:原來兒歌也可以這麼好聽,好聽到連成人也愛聽?

後來仔細聆聽歌詞時,更是進一步發現,歌詞都充滿詩意之美,這才知道這本歌謠原本就是詩作,而且是專為寶寶而寫的詩。讀著內容就讓人感受到:他們真心相信孩子的感受能力。

比方,一首名為《什麼是寧靜》的歌詞,是這樣寫的:

「什麼是寧靜?那是搖擺中的燭光、小鳥的眼睛,還是用覆滿白雪的樹枝當門的那條小徑?是祖母的微笑,寶寶的小手指頭,還是可以久久停留的朋友懷抱?」配合著寧靜動人的音樂,這首歌,是為零歲以上的寶寶而作。

芬蘭人相信,寶寶有能力體會「什麼是寧靜」,有能力感受詩歌之美、和那些人間最溫暖的情懷,因為寶寶就是詩,值得用詩的美感灌溉,用多樣性的音樂滋潤,因為寶寶有全世界最敏銳的耳朵,和像海綿一樣可以吸收一切的柔軟之心。

另一首名為《當寶寶還小時》的歌詞,則寫著:

「當寶寶還小時,可以乘著鳥兒的絨毛飛翔、在三色堇的葉片下睡著、坐在稻草上盪秋千搖擺、在野花的芬芳中休息、可以乘坐雪花,也可以御風而飛… 」

聽著這樣的歌詞,讓父母的心也跟著柔軟起來,感受圍繞著孩子的世界可以如何溫柔纖細的存在,原來給寶寶的歌詞也可以這麼美又這麼有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