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商業周刊》獨家報導了,麥當勞子公司將撤出台灣的消息,長達22頁封面故事篇幅,談很多和麥當勞這家公司有關的數字,諸如營收成長率、同店營業額、漢堡滿意度評分、股東報酬 ...等。

新聞見刊後,不意外地,大家也紛紛用金錢角度,討論台灣麥當勞子公司身價估達兩百億、試算其在台土地資產規模,就連「房地合一稅」在家躺著也有事。

不過,從掌握新聞事件第一手時間,到發稿的採訪過程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倒不是這些龐雜數字的起落,而是我從很多「麥胞」(「麥當勞員工」暱稱)口中,聽到她/他們對這家公司,帶著個人感情的正面評價,尤其是離職的資深「麥胞」。

跑產業新聞多年,我有一種習慣,若要打聽一家公司或領導人的風評,問離職員工最客觀,如果連已經離職的人,都還對這家公司豎起大拇指,那我便能比較放心,把這家公司的正面價值,報導分享給讀者。(這其實也不是什麼訣竅,正如要知道一個人的情場評價,通常向其前男/女友探聽幾句,便能得出端倪)

而台灣麥當勞,便是這樣的一家公司。

台灣麥當勞直營店要全數頂讓的新聞傳出之後,海內外麥胞的關心,紛紛如雪片般湧向台灣。事實上,就我所知,前陣子尋覓買家過程,幾位前高階麥胞,亦多方奔走,希望幫老東家找到好牽手。「這真的是一家好公司,雖然現在有些狀況,但我希望它以後可以更好!」一位老麥胞對我說。

怎樣的一家外商公司,會讓曾是他的員工如此感念?又,為什麼當傳出台灣麥當勞要易主,消費者的第一個擔心,竟是以後會不會再也吃不到麥當勞?或新東家接手後,漢堡會不會走味?

我覺得,眾人看待這個新聞,之所以不可數的情感,多過可數的理智,原因應在於,過去三十年來,「麥當勞把台灣人當一家人」,「台灣人也把麥當勞當成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