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重青少年基地,沒有任何人會因為任何事被處罰,陪孩子讀書的助教們對這件事也沒有疑慮。那麼獎勵呢?曾經有助教在會議上提議:孩子一個星期都好好寫功課,就給他一個獎品。我們亳不猶豫立即否決,不是因為買獎品要花錢,而是因為,我們不願意用獎勵控制孩子。孩子如果一星期都好好寫功課,表示他的內在發生了重要的變化,我們陪著孩子看到他自己的好,欣賞自己的進步,和孩子一起開心,孩子內在主動的改變,是任何獎品都法匹配的。

基地從來不集點,不公佈任何的排名,也不用實質的物品獎勵孩子好的行為。因為不時會獎勵孩子,當孩子問我們:「如果我答對了,可以得到什麼獎品?」我們直覺的回應就是:如果你答對,表示你學會了,學會一件事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獎品。但我們當然知道,大多時候,這是孩子撒嬌討愛的方式,因此,我們還是會回應孩子的需求,但仍然沒有給獎品。

基地的助教提到,他去過一個課後班,孩子寫完作業後可以下棋,因為下棋的人越來越多,老師就貼出一個下棋的排行榜,贏棋的人可以在榜上貼一個點點。下棋本來是好玩開心的事,孩子沒有要贏得獎賞的念頭,但排行榜一貼起來,孩子們開始很在意輸贏,最後下棋的人反而變少了。人們以為獎勵可以增強孩子的行為,殊不知獎勵可以增強的,往往只有實驗室裡生物的行為。

基地不用獎勵控制、形塑孩子的行為,但我們看到許多親子衝突,都是因為爸爸媽媽祭出獎勵法。

就像基地的孩子東東。他是個靈活也很能學的孩子,而東東的媽媽很容易為孩子的行為焦慮,除了很積極幫孩子安排活動(不管小孩是否想參加),小孩有不如媽媽預期的行為,如:熱衷於課業以外的事物,或是和媽媽頂嘴,媽媽就會覺得小孩要變壞了,要叛逆了。親子雙方常因此起爭執。

媽媽並不是一個嚴厲的家長,平時跟孩子也能愉快的相處,但為了讓孩子可以「回到正軌」,就會祭出獎勵法。孩子一開始會努力達到要求(如:十一點以前睡覺),一旦孩子忍不住,熬了夜,媽媽就失望、生氣,對孩子大發脾氣。二人吵完架撕破臉,媽媽為了贏回孩子的心,就拿出更吸引人的條件,讓孩子願意繼續努力履行約定。

媽媽把約定當成契約,嚴格檢視孩子是否違反規則,若有就拿約定出來威脅孩子,或責怪孩子不守信用,雙方起衝突後媽媽氣得取消契約,但契約一取消,孩子就回到他本來的行為模式、生活狀態,因為沒有值得努力的東西。媽媽以為給獎勵是個改變孩子的好辦法,卻反而被這樣的方式綁住;因為,沒有獎勵,孩子就不願意改變。

我們在媽媽身上看到依賴獎懲的後果:給予獎勵的一方,不了解孩子在想什麼,不在乎孩子無法做到的困難是什麼,只在意孩子有沒有做到約定;而孩子也不願意和大人溝通,只想用任何手段得到獎品。獎勵或懲罰讓大人、孩子忘記自己的本心,大人小孩之間本來應該彼此關心,但最後大家關心的只有加了幾點或扣了幾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