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英語島
文章收錄於英語島www.eisland.com.tw
本文作者:梁東屏

我在東南亞住了16年,新加坡6年, 曼谷10年,最常碰到的問題就是「喜歡新加坡嗎?」或「喜歡曼谷嗎?」。

我的答案常讓人詫異,因為我喜歡新加坡。很多人看我的外表,很直覺會認為我浪蕩不羈、崇尚自由,怎麼可能喜歡限制很多、乾淨得像一所醫院的新加坡?同樣的,我說我討厭曼谷,很多人也瞪大了眼。怎麼可能?曼谷這麼國際化、多樣化,是個購物、美食天堂, 怎麼可能有人會討厭它?更有意思的是,我原先很討厭新加坡,但後來越來越喜歡。而我原先很喜歡曼谷,後來卻愈來愈討厭。

我是1998年8月從美國紐約市調職新加坡。其實那時我對東南亞各國的印象都是通過媒體介紹,西方媒體對新加坡的報導多是負面,所以我對新加坡印象很壞。奉命飛新加坡找辦公室及住所時,心情低落到極點。結果從踏出機門、過移民關、領行李到登上計程車,那真是一氣呵成,毫無窒礙,讓我印象深刻、大開眼界。然後從樟宜機場出發進入市區,一路繁花似錦、綠蔭處處,街道齊整乾淨,前後才45分鐘,我已經開始喜歡新加坡了。

那次下榻新加坡最繁華烏節路底的烏節酒店。晚餐過後上街散步,燃起菸後才暗暗叫苦,提醒自己待會兒煙蒂絕不能隨手亂扔,因為去之前查資料時就發現新加坡是個「Fine City」(雙關語, Fine 可以解釋為美好但也是罰款的意思。說新加坡是個 Fine City, 當然意在嘲諷),亂扔煙蒂的罰款是如同打劫的500新幣(一萬台幣)。但我很快就放心了。因為新加坡的街道上到處都是垃圾桶,每個垃圾桶上都有個小煙灰缸。那麼,為什麼要亂扔?所以我在新加坡住了6年,沒有因為扔煙蒂被罰過一毛錢。

然後我開始發現,新加坡確實有不少罰則,但是那些處罰都是有道理的。 譬如西方媒體最喜歡提的新加坡人連嚼口香糖的自由都沒有。事實上新加坡並沒有「不准嚼口香糖」的規定,而是不准商店販售。理由有二,一是當年有人惡作劇,經常用口香糖沾黏地鐵車門,影響行車安 全,第二就是口香糖污漬影響市容。前一點我不知道,但第二點我很清楚。我在美國紐約市住過15年,那裡,街道上都是難以清理的口香糖污漬。有次在新聞報導讀到,倫敦市政府每年要花天價預算,去清理特拉法爾加廣場(Trafalgar Square)的口香糖漬。以此為由禁售口香糖,我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