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小雅的幼稚園大班的園長在家長會談中拿出小雅最近的畫時,我不可置信的看著一疊的白紙上,每一張都只有幾條黑線,眼淚幾乎要滴了下來…。

我家的老大小雅,從兩歲左右就是個愛畫、愛塗的小孩。她的畫向來充滿色彩,充滿主題,總是生意盎然。這些白紙上的黑線是怎麼一回事?

「小雅這兩個月來的表現嚴重失常」園長接著解釋「她不畫畫,不做美勞,因為她做的每件事,她最好的朋友安安都說她做得不好,而小雅也就相信安安所說的,說她畫得很醜、美勞做得難看,希伯來文字寫不好…。安安完全掌握了小雅,小雅每天到了幼稚園就等著安安告訴她要做什麼。而安安叫她用黑色筆畫線條,她就用黑色筆畫線條、叫她今天不可以跟某個小孩說話,她就不跟那個小孩說話。更麻煩的是,安安不來幼稚園的日子,小雅更是無所適從,坐著什麼都不做,因為沒有人告訴她要做什麼…」

「這是霸凌!」聽完園長的話,我的腦子裡浮起了這四個字,也浮起了安安精靈可愛的樣子。從幼幼班開始,小雅跟安安就在同一班,也一直是最要好的朋友。她擅長人際關係中的合縱連橫,手法十分成熟,本來我還想著,不擅長社交的小雅有個社交十分厲害的朋友,這不是互補?我一直都很喜歡這個女孩,但聽了園長的說明,瞭解她並不是幫助小雅學習與其他人的互動,反而是把她的人際操縱能力「實踐」在小雅身上,把小雅拿來當做布偶玩耍…我突然覺得很憤怒。

「所以妳會建議怎麼做?我們需要幫小雅轉班、轉校,或是去跟安安的父母談嗎?」我的腦子裡開始快速翻轉著可能的處理辦法,雖然情緒上,我最想做的事情是讓安安從小雅的世界裡消失掉…

「轉班?轉校?妳覺得這樣對小雅有幫助嗎?她不會碰到另一個『安安』?」園長很冷靜的回答:「妳要跟安安的父母談什麼?指責他們不會教小孩?要她父母保證安安不會再這樣對待小雅或其他小孩嗎?」

我聽了之後點點頭又搖搖頭,安安畢竟只是個六歲的孩子,父母能保證什麼?轉校這種事很難說做就做,而轉班後,兩個還是會在下課時、放學後碰到,除非跟兩個小孩擺明了要求不可以在一起。

千萬思緒在我的腦子裡翻騰著,但我想不出一個可以正向面對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