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領導學程的登山活動募資計劃,引起廣泛的爭議。坊間顯然認為學生募款「出去玩」是誇張且無益的作法;台大方面則認為,之所以這樣策劃,有其背後的理路,只是一般人不能接受。

為了更深入瞭解這個活動以及教學單位的理念,我閱讀了這個學程的相關資料,才得知「領導學程」是個「以策動學生舉辦活動為主軸」的教學單位。由此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這問題來自於我這一兩年投入網路新媒體之後的發現。

我認為有不少台灣的高端人才太過投入「祭典式的瞬間滿足」,並未將自身的智識用以提升「尋常過程中的價值」。這當然非常可惜,但其中梗概,外人並不太瞭解。

先來看這次的登山募款案。

雖然案子鬧上報紙頭版,好像事情很大條,不過這案子沒有太大的倫理問題:第一,就整體面,這是種投資和消費行為,若是事成,則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若沒人願意買他們的帳,這專案就辦不起來。在自由市場之中,他們的行動不算違反善良風俗,怎麼提案招商是他們自由。若禁止這種自由,反而會對整體社會造成傷害。

第二,就個體面,你沒辦法說這樣的行動傷害到誰,他們辦校外活動,其實也不需要你的同意,你也就沒資格去阻止人家捐贈給他們。你之所以反對這種活動,其實是因為他們募款用詞讓人看了不爽。但這是美學問題,不是道德缺失。

硬要指出其中的倫理爭議,或許是在主持教授身上。他顯然並沒有仔細評估一個失敗的專案可能對學生帶來多大的打擊...

他或許認為這是成長必然的經歷;
也可能認為台大學生夠優秀,可以承受社會批判;
又或者認為募到足夠的資金順利完成計劃才是重點,其他都是可以犧牲的。

這些態度和社會對「教育」的期許是有點落差。

那為什麼會有這次的登山活動呢?

台大領導學程的「設置辦法」第八條提到,選修同學必須二擇一參加「領導相關活動」或「服務性志工活動」,而「領導相關活動」的規定是「(一)具領導、服務、擴展國際視野性質之校內外相關活動;並擔任活動總召或重要主辦人員。 (二)活動時間應以達連續四天三夜或合計達六十小時以上為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