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想像瑞士飄著雪的阿爾卑斯山上、巴西熱情如火的足球場邊,都有人喝著原片原葉的台灣高山凍頂烏龍茶嗎?兩位旅居台灣的異鄉人,因為想要幫助有機茶農、支持環境永續的起心動念,成功地將台灣好茶推向世界各國。

在2千3百多年以前,茶商為了將茶葉運往波斯販賣,一趟趟無悔地走上茶馬古道,從四川成都出發,翻越喜馬拉雅山脈,最後抵達中亞地區完成交易;沿途步行挑戰酷寒與種種嚴峻考驗,千年來無數商客願意用生命做賭注,只為了西方世界對中國茶葉的重金渴慕。

2014年,美國德州一位戒了30年可樂始終不成功的牛仔,偶然喝到來自亞洲島嶼老茶農的凍頂烏龍茶後,竟然成為茶迷,遠離可樂與啤酒!拜科技發達之賜,這位住在深山中的台灣老茶農不再需要冒著生命危險翻山越嶺送茶到德州,只要連上網路平台,就能為彼此完成跨越國界的茶心願。

來自異國的推手

成功地讓一批批在台灣生產的南投鹿谷有機烏龍茶葉,跨過海洋與國界銷售到歐美澳亞各地,幕後推手正是成立僅兩年餘的網路品牌「Eco-Cha一口茶」。網站上有流利完整的英文介面和對台灣茶文化濃厚的情感,創辦者是來自美國的Andy Kincart與加拿大的Nick Fothergill兩位異鄉客。

緣於對亞洲文化的喜愛,Andy在22年前來到台灣,被高山上的烏龍茶園深深吸引,不僅和南投的茶農們深交結為好友,也長居竹山親自學習製茶的技術。定居台灣13年的Nick,原本和多數歐美外籍人士一樣,只是抱著到亞洲教英文的心態來到台灣,轉任科技業數年後,習慣了溫暖氣候與樸實人情味,決定長居台中,偶爾和Andy一起上山品茶,在秀美的山色中稍解思鄉之情。

多年來與茶農互動,Andy和Nick發現除了知名品牌大量收購工廠化量產的茶葉,少數獨立小茶農已注意到農藥對土地和健康的傷害,自發性改用豆粉當肥料、發酵水果液代替農藥,然而採取有機方式辛苦種植出來的珍貴茶葉,只因不擅於推銷販賣,竟面臨沒有通路的滯銷困境。

茶農林清但原本栽種甜柿,因為常要跟野生獼猴爭戰搶收而苦惱,幾年前在茶農好友的幫助下轉型有機茶園,也順利取得慈心有機認證,卻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賣出這批量小質精的好茶。2013年秋天,Andy與Nick嘗試性地透過群眾募資的網路平台(FlyingV)發起推廣提案,沒想到80斤好茶在極短的時間內銷售一空。驚喜之餘,他們決定更深入支持這種小面積自然栽種、兼顧環境永續與傳統文化的台灣有機烏龍茶。

任職鹿谷農會推廣股、被譽為凍頂烏龍茶最佳代言人的林獻堂與Andy結交甚深,創業之初,Andy興沖沖地將他剛想出來的品牌名稱Eco-Cha與林獻堂分享,「Eco」原意是藉Ecology的縮寫,融入有機茶農對土地和環境永續愛護的心意,Cha則是茶的譯音,沒想到林獻堂將英文聽成中文,隨手寫下了「一口茶」三個字,因緣俱足的巧合,讓有機烏龍茶有了雙諧音又別具涵意的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