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醒來的時候,一個住在泰國曼谷的菲律賓朋友,很興奮的傳了一個臉書的連結,說他正在為美國政府USAID的計畫做緬甸公民團體的環境正義研究,結果在一個專門訓練緬甸當地NGO組織如何監督緬甸政府的課責性以及透明化的組織中,看到了一年前我在仰光訓練當地社會運動者的照片,所以傳給我看:

「世界真小啊!」他說。
「嗯,可不是嗎?」我回答。

此時的我,人在美國東岸的波士頓。

在這前一天,我剛剛跟在尼泊爾進行有機布衛生棉的台灣朋友,在波士頓海邊散步。更前一天,我在從台北到舊金山的飛機上,空服員恰巧是我的舊識好友。

很巧的事情,總是常常發生在世界遊走,對世界好奇,交遊廣闊的人身上。所以我們會在異國的機場遇到久違的朋友,如果我到芬蘭,會有認識的台灣朋友;到台灣,當然也會有芬蘭朋友。

這很意外嗎?一點也不,只是世界越大的人的世界就越小。如此而已。

喜歡旅行的人都知道,在歐洲當背包客的時候,突然在捷克街頭遇見一個月前阿姆斯特丹的青年旅館同寢室的澳洲室友,一點也不奇怪。在旅途的偶遇之後,彼此保持聯絡一輩子,平時在網路上互動,分享發生在自己身上有趣的事,偶爾到對方的國家互相拜訪,參與對方人生的重要里程碑,都是在正常也不過的事。

人因為有朋友而富足。我再同意不過。

就像其他喜歡旅行的人,我從小就是一個對世界充滿好奇的孩子,所以總會結交各式各樣的朋友,尤其是跟自己年齡、語言、社會背景越不同,覺得越有意思,因為透過朋友這一扇一扇的窗戶,就像旅行一樣,打開了我對世界的認識。我也時常跟喜歡旅行的人分享,有這三種朋友,就是成為一個有國際觀的人的第一步。

所以當有讀者因為看了我一篇文章中,提到我空服員的朋友,在航班上遇到一對帶著新生雙胞胎的年輕夫婦,發生的小故事時,他循線上網搜尋發現確有其事,不但沒有因為知道這件事的真實性而滿足,反而立即武斷做出我是「網路抄來的」這種奇怪的結論。

這明明就是一個兩百多人的航班,許多人下飛機後都趕快PO文說這段有趣的經歷,包括我的空服員朋友在內,這件溫馨的小事很快上了網路,上了報紙,是個很出名的事件,這對父母後來還上了電視,本來就是公眾事件,不是秘密,網路上有是正常不過的事情,但在真實生活中完全不認識我的人,卻可以因此自信滿滿的說文章裡面說的「朋友」不存在,這是什麼邏輯呢?

人生際遇奇妙極了,有時歡樂,有時悲傷,但生命都充滿了啟示。

我有朋友是紐約百老匯的蜘蛛人,演出時我到後台去,還帶著蜘蛛人的頭套比劃了一番拍照,前幾天他上台領東尼獎,我覺得光榮極了,因為他長手長腳,長相太過獨特,歌聲又不出色,因此演員之路並不順遂,但是他卻從來沒有放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