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來到了廈門。

這次來參加一年一度的海峽論壇,今年增加了一個金融子論壇。和以往不同的是,這次看不到國民黨或政府高官,反而有一些中南部的里長及年輕人代表,可以感受大陸對台工作的改變,真正在朝「三中一青」轉向。

在一個順道參加的會議上,我遇見一位大陸朋友,他對台灣經濟和產業現況,提出了強烈質疑。

「台灣企業早已被中國大陸超越了,你們一直說IT有多強,但現在我們有聯想、小米以及阿里這些龍頭,在我看來,台灣只有集成電路還算領先。」

很少有人會赤裸裸地指出你的缺點,更何況我們才第一次見面,沒問題,我可以接受。

那文化創意呢?這總算台灣的強項吧!我問。

「市場在大陸,和文化結合的互聯網產業也在這裡,你們怎麼可能有多強?」

Well,台灣可以作為和世界接軌的橋樑。

「不需要,中國大陸早已直接和全世界接軌了」。

「和世界連結」,就是這句話,在我腦海中一直揮之不去,直到我看見蔡英文的新聞。

蔡英文這次訪美相當成功,不僅獲得美國政府高規格接待,還成為時代雜誌封面人物,「她將可能領導唯一華人的民主國家」。

蔡英文說「台灣需要一個新模式」,洪秀柱反問到底新模式是什麼,其實蔡英文在訪問中有簡短提到,希望台灣加強與世界連結,扶植台灣品牌,以降低台灣對中國的依賴。

蔡英文的發展願景,是「以台灣為中心」(Taiwan-centric),但文章作者也表示,選民是否同意她的願景,超越了台北的範圍以外,意即並非可以不管外部環境。

這一切看起來好像理所當然,問題在哪裡?就是Taiwan-centric,這和阿扁時期的「台灣優先」,並沒有差別。假如我們要和世界連結,就不能以自我為中心;降低對中國大陸的依賴很正確,但心態上應該Global-oriented,而不是自我本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