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柯文哲要求社會局檢討北市老人福利措施,增訂「排富條款」,結果當然又有反對的議員說,這會讓台北市成為「對老人不友善的城市」。不過,在所有的「柯P新政」中,恰恰是「排富條款」最該推行到其它所有縣市與措施上。

說要重視老人福利、對老人友善、使所有老人都能「老有所養」,這種理想、理念,每個人都會拍拍手說好棒棒、支持到底。但談到要如何作、該投入多少資源給老人,大概就要吵翻天。最現實的限制因素當然是社會資源與政府財政皆有限,必須作優先次序的分配。

最佳的方式當然是建立長期、穩定的社會保險制度,民眾在年輕、工作之時,已預繳、留下年老退休,或是急難意外發生時需要的費用,國民年金制、勞保退休制就可算是這種制度。次佳者是建立社會安全救助網,對所得低於一定程度以下(例如最低消費支出)者,給予津貼補貼,中低收入戶補助即屬此類。

再更差的是不論是否有需求,都給予津貼,但仍設某種門檻,台北市對繳交所得稅率低於20%以下者,給予健保補貼屬這類。最糟糕的是不設任何門檻的給予津貼,重陽敬老津貼、老人搭車免費、學童免費營養午餐等,就屬這類最糟糕、最是吃錢的政策。遺憾的是風行全台各縣市者,以這種形同買票的津貼,補助政策居多。

地方政府如果財源充裕,自認要「肩負更大責任,照顧更多民眾」也罷,但偏偏地方政府幾乎都是入不敷出,靠借貸發津貼。看看這20多年來,從中央到地方發放的津貼、補助如何產生、如何增加,可以很清楚看出全部是政客選舉開出福利支票,大家競相增加福利津貼項目,對已有項目則是拚命加碼。這是拿納稅人的錢幫自己賄選,簡直比掏自己荷包賄選還惡質。但顯然民眾很吃這套,政客玩這招一玩就是數十年,至今樂此不疲。

去年九合一選舉,民眾就看到競選者開出的「肉桶政策」如潮水般增加─竹市、彰縣把重陽敬老津貼從1000元調高為2000元,雲林更勇,一口氣要從1000元調高到5000元,但因未爭取到企業回饋金而無法兌現。嘉義市也要把重陽禮金從3000元加到5000元。除了津貼,還有幫老人裝假牙的福利,地方政府或是開辦此福利,或是把年齡標準降低,政府支出一口氣就增加數億元。桃園市祭出新的老人福利則預估每年大概要花10億元。這些政策共同的特色是:全部不排富。

這種福利津貼都有易開難收的問題,政客只有碰到財政真正無以為繼時,才會降低減少津貼,一旦改變標準,外界才會發現過去的浪費多可怕。新竹縣曾對所有老人每月發放津貼,到財政難以負荷後,幾年前增訂排富條款,每年省下15億元。但回頭看過去發放多年,納稅人的稅款就這樣被政客浪費拿去「作人情」。

在舉世皆濁,所有地方首長繼續加發津貼之時,大概也只有柯文哲這種「白目市長」,願意反其道而行,檢討各種福利津貼發放、增訂排富條款;從真正落實社會公平、合理分配社會資源、健全長期政府財政等觀點看,柯文哲要「增訂排富條款」的作法都站得住腳,唯一站不住腳的是「個人選票考量」。

坦白說,台北市是所有縣市中,財政狀況最佳的地方,柯文哲猶願意推動排富,希望省下的錢用到其它更需要的地方;而其它縣市不少已被診斷為陷入「財政昏迷」狀況,首長不僅至今仍無人表達要「跟進」,還繼續加碼發更多津貼哩。羞還是不羞?顯然,這也正是柯文哲不同於其它政客之處,那些縣市首長終究只願當「政客」,而難向上提升當個「政治家」。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