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我的事務所在網上應徵工讀生。在數百張履歷中,有一個成長經歷很特別的女孩子吸引了我的目光。

正當我仔細看時,突然收到一封學姊寄來的郵件。任職於跨國律師事務所的學姊跟我說,因為她的事務所只應徵正職,不收工讀,所以剛拒絕了一個女孩子的申請,但她覺得這女孩子很棒,所以親自寫了一封信來推薦她。

我很好奇,是什麼樣的人才會讓忙碌且位高的合夥律師主動寫信推薦?

我看了一下履歷,天底下竟然有這麼巧的事,這兩份履歷是同一個人,一個名叫「小芬」的女孩子!

因為父親身體不好,加上母親在餐廳工作的時間很長,小芬從小學開始就一人操持所有的家事。除了煮飯、洗衣服、打掃,有時還得請假帶父親到醫院回診。

小芬也曾抱怨,自己為何不能像其他同學一樣,下課後到處玩耍或者到才藝班學習各種才藝,只能忙著照顧父親、處理家務。雖然偶爾會出現這樣的負面念頭,但只要一回到家,看到生病的父親、一大堆家事要做,還有肚子餓了也沒人煮飯,凡事只得靠自己,只能咬著牙,趕緊把家事做一做,然後煮飯給父親和自己。一忙起來,也就沒時間抱怨了。

升高中時,小芬考上一所台北公立高中,而父親的身體狀況卻愈來愈不好,母親也因為上了年紀,家裡的經濟狀況更糟了。小芬決定利用每天晚上下課後,到家裡附近的涮涮鍋店打工,十一點多回到家,趕緊把所有家事做完,再利用極有限的時間念書。到了假日,小芬則會到大賣場當生鮮食品叫賣工讀生以貼補家用。因為她非常賣力,所以一個假日就能掙到幾千元。多頭馬車的小芬就這樣辛苦、忙碌的度過了高中三年。

雖然小芬能夠念書的時間極少,但她挺有念書的天分,在這麼忙碌、極少念書時間的情形下,她仍然考上國立大學國際貿易系!可惜家裡的經濟環境依舊沒有改善,所以小芬無法像其他大學生一樣,只能每天下課後趕著一個又一個的打工。

可能是老天認為給小芬的磨練還不夠!在小芬大一下學期時,她父親的病況更加惡劣,必須要截肢,母親也因為長期蹲坐洗碗,職業病也成為不可擺脫的負擔,工作時間必須大幅縮短,家裡的經濟更差了。

小芬雖然很喜歡國貿系,抱有出國念書的夢想,但眼前,她只得面對生活的現實。如果媽媽沒辦法工作,全家大小僅僅仰賴政府低收入戶的補助,這怎麼可能生活得下去?

小芬毅然決然做了一個驚人的決定!

她決定退學,然後去考某國立大學法律系夜間部!

這樣,她白天就能夠去應徵工作,晚上去上學,然後再回家照顧父母親。

她永遠記得,當她收到退學通知書時,眼淚不聽話地一直掉下來。但她沒有被打敗,她知道,她必須堅強。因為這個家必須靠她,她知道,這是她身為子女的責任,是做人最基本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