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孩子說話不合宜時,別急著責罵,他們只是用另一種語言來傳達情緒。

七年級的小豪自我意識高漲,不受管教,在多數師長面前就像噴火恐龍一樣, 老師只要糾正他,小豪自然反射動作就是大聲回嗆老師,態度極為惡劣且不服管教。師生爭吵的戲碼,上演了幾次之後,老師們都累了,有些老師在不影響其他同學上課的前提下,任由他上課睡覺、發呆;有些老師則要求小豪到輔導室自習。老師們消極的處理方式,無形中助長了小豪的氣焰,也種下了三輸的種子。

小豪升上八年級後,英文課新任的章老師溫文儒雅,氣質非凡,同學們上課的情緒都很高昂。上課十分鐘後,章老師發現小豪正在夢周公,她走到孩子的桌前, 輕聲地說:「同學,請不要趴在桌上睡覺。」

小豪抬起頭,一付不屑的態度,眼神瞄向老師,大聲說:「不趴在桌上睡,難道妳要搬張床給我躺著睡。」

章老師忍著忿怒的情緒,平心靜氣的開導他:「年輕大好的時光不應該浪費, 身體如果不舒服,可以去保健室。」

小豪不耐煩的回答:「妳真是奇怪唉,這是我的未來,妳是我什麼人,關妳什麼事?」「我是老師,應該要關心你。」章老師苦口婆心的勸導小豪。

「我可不承認妳是我的老師,妳不要往自己臉上貼金。」

小豪的輕蔑語氣與惡劣態度,把章老師給惹毛了,她氣急敗壞地大聲說:「你真的是朽木不可雕。

小豪抓住章老師的氣話,得意地說:「哦!妳慘了!妳罵我是朽木,我要打專線告妳歧視我。」

章老師被氣哭了。她打電話給小豪的父母,氣憤地說:「小豪上課睡覺,我好意叫醒他,他不領情就算了,還對我大聲咆哮,目無尊長。學生上課睡覺,難道當老師的我不用叫醒他嗎?」

沒想到,小豪媽媽輕描淡寫的回答:「這個孩子我每天都罵,但就是講不聽, 有時被他父親打,他還會還手,我們就是管不動了,所以才交給學校,妳是老師, 一定有辦法的,老師就麻煩妳了。」

掛上電話後,章老師無奈的情緒湧上心頭,眼淚不由自主的掉了下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是很多人的選擇,只是這般消極的作為,影響的不只是孩子本身的未來,還有家庭,甚至社會。為了幫助章老師,我把半年前自己遇到的案例與處置經驗和她分享,供她參考。

用寬容的心感化學生

有一次輔導室安排我對九年級學生談生涯規劃,我利用下課時間將電腦和單槍投影機架好,把45分鐘的心得分享,當成在校外演講一樣重視。上課時間已經超過5分鐘了,同學們才陸陸續續地回到坐位上,正當輔導組長引言請我上台分享時,有一位男同學才大搖大擺地從後門走進來,大腳一抬用後旋踢的方式將門大力關上。

輔導組長看著那位同學,嚴厲地說:「同學,麻煩你用手關門,好嗎?」

男同學雖然照做,但還是使勁地把門甩上,故意弄出很大聲響。

我觀察著男學生的舉動,他很想聽輔導組長的話,又怕被同學看不起,所以表演了使勁摔門的特技。當下,我想如果能不用動怒的方式,把這個事件完美處理, 危機就能變成轉機。

我走上台,開始演講,台下的同學反應都還不錯,大多聚精會神地聽我分享。我用眼角餘光瞄到最後一排的那位同學,他趴在桌上,張開眼睛看著簡報。當下我並沒有理會他,繼續進行我的分享,整場演講的氣氛都掌握在我的手中。

眼見時機已經成熟,話鋒一轉,我很真誠的說:「剛剛那位表演後旋踢、長得很帥的同學,他和老師國中時很像,有一股不願被支配的獨特性格。輔導組長糾正他的時候,為了掩蓋不安的情緒,他表演了使勁甩門的特技。幸好輔導組長相當有智慧,沒有當場發怒,否則這場善良與邪惡之間的戰爭,不管誰勝利都是輸家,老師也沒有機會和大家分享了。」話一說完,同學們都會心地笑了。

「我的分享到此,謝謝大家的聆聽。」

令人興奮的掌聲讓我清楚知道,這次入班輔導成功了。

講座已經結束,但我知道任務還沒完,我發現那位帥哥同學也鼓掌了,他的神情和剛上課時很不一樣。我走向他時,他主動站起來並跟我說:「老師好。」我開心地拍拍他的肩:「我知道你和老師一樣,長大之後一定是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從那一天開始,我們在校園裡相遇,帥哥同學都會主動與我打招呼。而我也會報以輕輕微笑,拍拍他的肩,滿足地說:「有你真好。」

龍噴火是為了保謢自己

章老師聽了我分享的故事後,一直對小豪讓步,並試著和他溝通,企圖打開他的心結。無奈的是,她和小豪之間的衝突仍然不斷;直到小豪申請轉到技職專班, 事件才結束。

我剛好是這個技職專班的數學老師,上課時,雖然小豪不認真,但也安份。我糾正他的坐姿,他會乖乖調整,並非像傳言中的惡劣。

有一天,小豪因為遲到沒趕上技職的課程,所以一個人留在學校自習。我經過教室時,看見小豪正在拼模型,手很靈巧,模型在他的手上,就好像有了生命,拼好的模型栩栩如生。我走進教室稱讚他一下,小豪報以開朗笑容的回饋。

我問小豪:「為什麼對章老師這麼不尊重?」小豪說:「我又沒有犯錯,她幹嘛沒收我的雨傘?」

原來這一切源起於一個誤會;第一堂英文課,章老師見小豪的雨傘放在桌邊, 就順手將傘收到前方講桌,章老師的用意是要讓小豪有更舒適的空間,也不會影響其他人通行,並沒有沒收的意思。但小豪卻誤認為章老師沒收他的雨傘,跟他作對。總結這件事,在雙方沒有良好的溝通下,造成雙輸的結果。

鍾老師教室

辦公室的咖啡香吸引我放下手邊的工作,喝著剛煮好的咖啡和同事閒聊。劉老師告訴我,昨天他們班上有一位同學,請他朋友冒充家長,打電話向學校訓導處請假。幸好他警覺性高,回撥電話向家長求證,才揭發這場騙局。

我設想,如果當下導師沒有發現,萬一學生在校外發生事情,誰該負責?這位孩子會請朋友代為請假,除了他不想上學之外,是不是還有其他原因?如果能藉此找出孩子隱含在內心深處的真實感受,對症下藥,他就不會想逃學了。

學生在哪裡,老師就應該在那裡。這是我當老師以來,對自己最基本的要求。

在我擔任導師的班級,我要求學生在每學期的第一次班會中,討論訂定出班級規範,這個班規是我和同學們都必須遵行。目的是希望藉由規律與自發的生活,陶冶學生的行為態度與品格素養。在我任教的班級,一直以來執行的效果都很好。

班規中的放學流程是由我主導的,包含垃圾及資源回收清理、黑板與板溝都必須清理乾淨、粉筆排放整齊,由班級幹部及各科小老師分別主持宣布討論明日行事,門窗關好後,要和同學們、老師道再見。等學生們全部離開之後,由我做最後的巡視並關門。

原本我以為這個放學流程很有創意,也是一個負責任老師應有的作為。這個自我感覺良好持續了一年。

直到孩子們升到八年級時,在討論班規時,他們一致決議刪除這個放學流程。

「老師,放學後我不想回家。爸爸媽媽鬧離婚,整天吵吵鬧鬧的,我回家只能關在房間裡,戴著耳機,雖然可以暫時忘掉無奈和苦悶,但是大人爭吵的戰火隨時都可能轉到我身上。」

「放學後,我想留在教室和同學聊聊天。因為補習班六點半才開始上課,我不想在外面閒晃,我想留在教室慢慢的抄聯絡簿,也可以和同學討論功課。」

「老師,放學後我想留在學校打打球再回家……」

「放學後我想留在教室寫功課……」

學生的心聲,我都聽到了。身為老師和家長雙重身分的我,竟然都沒有發現放學後短暫時間的放鬆,可以帶給孩子如此大的幸福感。

面對孩子合理的要求,我接受了提議,讓他們留在教室。

我也終於明白,老師想要給學生最好的,不一定是學生需要的。

現在許多父母依賴一支手機或方便又免費的通訊軟體掌握孩子的行蹤,但真的知道孩子們在想些什麼?需要的是什麼嗎?

12年國教的施行,孩子的壓力並未減輕,反而比以往承受了更大的學業壓力與未知。當老師的我沒有能力改變政策,能做的是點燃每一個孩子的學習熱情,盡力滿足學生適宜的需要和想要,讓孩子的學習場域更加生動活潑。

理解孩子,爸爸媽媽可以這樣做

學生犯錯了,負有教導之責的師長,第一個反應往往是忿怒、責罵、無言。其實和青春期的孩子相處並不難,爸爸媽媽可以按照下列方法,一定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1.身教重於言教,父母的行為是孩子最大的模仿樣板,所以父母師長一定要特別注意自己的行為舉止。

2.和孩子對談,不要拐彎抹角,把要表達的內容一次說清楚。

3.和孩子溝通時,切忌翻舊帳,重要、要強調的話語可以寫在紙上,用筆談來避免正面的衝突。一再重複說同樣的話,只會引起孩子的反感。

4.孩子犯錯時,先想想孩子的優點,再和他把缺點說清楚,不要在心裡做猜想。批評、傷害的話絕不出口。

5.不要吝惜用語言或行動來傳達對孩子的愛,比如,孩子出門上學前或放學回家後,給他一個擁抱,或說「你昨天很棒,今天也要加油喔」,讓孩子能確實感受到父母的關愛。

書籍簡介_我的孩子不太乖


書名:我的孩子不太乖
作者:鍾滿振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5年6月4日

青春期的孩子真的就叛逆嗎?還是因為家長不懂他們的心理? 
「他都不和家人打招呼、一回家就關進房間;假日也都關在房間上網或滑手機……」 
「問他問題不是愛答不答,就是大聲頂嘴:問那麼多做什麼啦!」 
「動不動就說壓力很大、他不想活了,都沒人了解他、關心他。」 
「不在意學校的功業,有時會頂撞老師,也很容易和同學起衝突……」 
「為什麼同學說的話他都很在意,爸媽說的話都當耳邊風?」 
每個孩子在青春期都有不同的問題,到底該如何和這些孩子應對與相處? 

鍾老師總是能站在孩子角度看事情,和孩子打交道的過程中,他了解每一個孩子都期待被看見,被重視。
他不要求孩子的分數,而是希望幫助孩子重新找回求知的熱情與自信。
在本書中,鍾老師從自身經歷、教學經驗,整理出如何和青春期的孩子說話、相處的方法,讓你和刺蝟少年不再彼此傷痕累累、關係和諧;更讓家有青少年的父母師長明白,孩子為什麼會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可以有效協助孩子好好和自己相處、激勵他們的學習動機;並讓孩子了解自己的價值,讓每個孩子都能順利在屬於自己的季節綻放光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