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教育部的課綱微調一案,掀起親中、本土兩派不同的爭論。以下由經濟學的角度來解釋課綱問題。

課綱問題的關鍵,不在親中或本土,而是誰來付代價?市場交易是每個人自付代價,也就是「自己造業自己擔」。在書籍市場,不管我想看中國或台灣方面的議題,我都可以買書來讀,我犧牲的是我自己的時間與金錢。對出版社來說,他們決定出哪些書,也是自己付代價,大賣或滯銷也是自己承擔。

若某些專家心血來潮,鼓吹政府弄一個「出版綱要」,談中國近代史的書須討論六四天安門,談台灣本土的書須加入二二八。出版社就要耗費資源,在書裡加進這些內容,倘若書因此滯銷也是出版社承擔。讀者則要花時間金錢,去讀那些綱要裡的東西。客觀結果是出版社與讀者付代價,去滿足那些制訂綱要的專家官員偏好。這就是「自己造業別人擔」。

教育部的課綱微調也好,或希望加強台灣本土意識的反課綱微調也好,都是這種「自己造業別人擔」。不管這些人是想加強中國大陸或台灣本土的內容,付代價的都不是他們。出版社和學生要為此耗費資源,去撰寫閱讀這些課綱裡的東西。這不也是別人付代價,來滿足這些專家官員的偏好嗎?

那些有權制訂課綱的專家官員,不管他們是親中派或本土派,他們都不須承擔決策的後果。這和政府投資扶植特定產業一樣。既然這些專家官員花的是納稅人的錢,失敗了又不用負責,他們有什麼誘因去找出對社會最有利的產業?同樣的,那些訂課綱的專家官員不須自己付代價,他們又有什麼誘因去訂出對學生最有利的課綱?

支持課綱的人士或許會說,學生年幼無知,有必要讓學生學習正確的知識,因此須制訂一個標準,出版社才能據此寫出正確的教科書。先撇開什麼才是正確知識不談,就算沒有課綱,有出版社會故意去撰寫充滿錯誤知識的教科書嗎?他們難道會寫出「太陽繞地球轉」、「二二八不存在」這種內容嗎?這種教科書誰會買來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