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在以色列怎麼做幼小銜接?」暑假快到了,今年家中有小孩要升小一的台灣朋友敏敏,在臉書上問著我。小孩要上小學,她比小孩還緊張,一直打算著暑假要先把小孩送去加強數學與國語。

「在台灣怎麼做幼小銜接?我想差異不大!」我回問。

雖然以色列的義務教育已經從2012年開始向下延伸到三歲(小班開始),但跟台灣一樣,幼稚園是幼稚園,小學是小學,幼稚園不那麼重視學科學習,小學則要開始正式進入學習階段。就我的認知,以色列幼稚園中每天真正坐下來上課的時間非常少,數學、語言都是分小組上課,幾乎看不到一整班一起坐下來安靜上課的樣子。上了小學之後要面對新老師、新同學、新環境,要準時到校,有上下課鐘響,要開始提書包上下課,要一起坐下來聽課,廁所在教室外頭,要尿尿還要先跟老師報告這些事情,對以色列小孩與父母而言,如何讓小孩從「天天玩」過渡到「天天學」,而且要對自己的言行以及隨身用品開始負責,一樣是生命中重大的轉變與里程碑。

所以,除了台灣父母會對於小孩上小學的學習狀況比較在意,而希望提前學習之外,台灣幼稚園與小學對於該做的幼小銜接,包括:提醒父母調查小孩的作息、預備小孩基本的學習能力與體能發展、同儕關係…甚至是帶小孩到學校參觀、到小一班上旁聽,小一導師的暑假家訪或電訪…該做的,想得到了,其實都做了。我跟敏敏談了半天,發現其實兩國教育單位在這部份的努力都做得很好了。

「如果有什麼比較顯著的差異,那應該是以色列的幼稚園老師有權決定沒有準備好的小孩必須多留幼稚園一年。」我想了一下我兩個小孩上小學前最後的幼稚園家長會談。

「啥?」電腦另一邊的敏敏似乎嚇了一跳「以色列在幼稚園階段就有留級制度?」

「留級制度?」我看到這四個字也嚇了一跳「不、不、不。這不是代表小孩資質不好或程度差,這不是這個制度的意思…」

以色列的幼教師資培育:從小班到小學二年級

要說明這個制度的意義,要先從以色列的幼教師資培育談起。在以色列,教育部負責管理義務教育(從3-18歲),經濟部管理零到三歲的幼兒教育。雖然仍然區分幼稚園教育以及小學教育,然而師資培育上,教育部卻是把幼教教師的證照階段定在小班到小二。

「這代表我也可以去小學教書。」有一次我跟我家老大小雅的幼稚園園長提到這件事時,她這樣告訴我「當然去唸這個大學學位的人多半是想要成為幼稚園老師。所以我們都是去幼稚園做大實習,但還是要去小學一年級跟二年級做小型的實習作業。這個部份的師資培訓對於我們的工作幫助很大,因為幼小銜接是我們(幼稚園大班老師)要做的事情,我們必須十分清楚小孩在升上小學一年級時必須具備好那些能力, 評估小孩是否已經準備好,如何讓他的求學生涯從一開始就比較順利而正向。」

以色列幼教老師可以影響小學一年級的分班決定

以色列幼教老師每年必須與教育局的督察人員一起匯整幼稚園所有要升小學一年級的學生的各種學習與個人資料,與小學一年級的導師做「交接」,說明每個孩子的狀況。

「當然暑假時孩子未來的小一導師會找時間跟小孩碰個面,做點小會談與小測驗來建立一些初步印象。但導師們其實在跟幼稚園老師開會時就已經很清楚每個小孩強項與弱項,甚至是小孩父母的狀況。這個部份的最大好處是可以減少師生磨合的時間,讓導師可以較快速的進入狀況,馬上接手提供小孩需要的協助。」小雅的老師這樣跟我說。

另外,在分班上,這裡也有一套他們的處理原則。

「我們這裡是小學校,所以都是開完交接會議之後,學校才會依據每個導師的教學能力、小孩狀況進行分班-我們不抽籤,也不接受關說,而是依教育專業做分班。幼稚園老師可以對於要把那些小孩放在同班或不放在同班做教育專業建議;小一的導師也可以依班級經營的需要要求把某些特質的小孩放在她的班上。」小雅的幼稚園老師眨眨眼「畢竟從教育專業上來看,我們希望每個班上有各種不一樣的學生,有某種程度的平衡,而不是在小一就把某一類的學生聚集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