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百萬年薪房仲業轉行有機農業,他是盧傳期,今年28歲,2年前堅持在毫無學識、人脈、家族資源的情況下,離開台北舒適圈、隻身在雲林打拚,最苦一天睡不到2小時;轉業經驗讓他感嘆,在都市人眼中1坪3萬元的特定農業區用地,相較都市每坪70、80萬的居住房價「感覺好像很便宜」,因此成為投資客炒作、獲利的禁臠。

然而,1坪3萬的特農用地、換算成1分地,就要價將近880萬元,包括他在內、許多初入行的青年農民根本沒有財力取得土地,只能「先租再說。」盧傳期認為,如果不能將不耕田、要買農地的人從一般農地買賣市場排除,也就無法完全防堵農地炒作的空間、落實農地農有農用的永續農業願景。

房仲人生年薪百萬,但「感覺不踏實」

4年前,24歲的盧傳期剛服完兵役,在營中枯燥的日子、只能讀軍中雜誌《奮鬥》消遣,「那時雜誌中有很多房仲廣告,」隨手一翻,盡是「保底薪6個月、月薪5萬」、「百萬年薪不是夢」的廣告詞。當時他也沒想太多,抱持著試試看的心態,便展開他的仲介人生。

那時他的轄區是台北市信義區、松山區,都屬高價的商業用地,辦公用每坪60萬、住宅大樓每坪70萬跑不掉,「每天談的價格都是『萬來萬去』,都是看不見的、『虛的』數字,」而為了把房子銷出去,原本個性再怎麼木訥,也得試著「舌燦蓮花」。

像是他常得向看房的投資建議,這間房子經過裝潢、賣相佳,買了自用、出租都適合;而同一間房子轉手3、4次,每次都將價格抬高、以賺取差價,而他本身也才能從中抽取傭金。

但強調行銷話術、堆砌數字的工作,卻讓盧傳期開始思考「這樣的生活適合自己嗎?」雖然他的確達到年薪百萬的成就,「但總覺得生活不夠踏實。」而這第一份工作做了15個月,他終於知道,他得換份「夠實在的工作」。顧不了還有10幾天就能領到年終獎金,他決定離職、遠離成長的台北、來到雲林古坑務農。

拜師學藝1年,最苦一天睡不到2小時

台北出身的年薪百萬房仲!他28歲沒地也沒經驗,為何選擇去雲林當農夫?
練習使用農機(圖片提供/盧傳期)

從離職到從農,盧傳期只花了不到1個月的時間決定。他說,「或許是成長過程中家人都會挑有機農產品來買吧,」讓他對農業有種親切感;加上一家人都對認同有機農業「友善環境、永續利用」理念的認同,在他爸爸的牽線下,便來到古坑向農友柯力誌拜師學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