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誠會計師事務所公布「2015台灣企業領袖調查報告」,今年只有33%的台灣企業領袖對未來一年企業營收感到「非常有信心」,相較去年的60%,幾乎腰斬,也創四年來的新低。

台灣的信心指數正在全面崩盤,包括我們對自己的信心,以及外人對台灣的信心。

作為一位金融家,我可以感受到這個趨勢,企業界沒有什麼人想在台灣投資,面對中國大陸崛起憂心忡忡,束手無策,甚至決定提早退休。

有些事情你越看越清楚,然而有些事情卻越來越搞不清楚。清楚的是未來情勢會越來越險峻,台灣正在沉淪,崩壞速度逐漸加快;不清楚的是你應如何應對這種情勢,戰略為何?這一切讓你感到心煩。

太多的問題在年輕人和企業家的心中,沒有答案。我是否應去大陸念書?畢業以後在台灣還是大陸工作比較好?我的公司要如何轉型?應如何面對電子商務和互聯網的趨勢?一帶一路對台灣的影響為何?要如何切入才能掌握這方面的商機?我是否應把台灣的股票出清,轉進A股與港股?我的公司應撤出中國大陸還是繼續留下來?

從來沒有一個時刻,我們要面臨那麼多方向性的問題,向左轉、向右轉?向前進、向後退?

坦白說,我的心也很慌,你看不出來,因為那是“grace under pressure”。人想得太多,就不容易做決定,越是猶豫,結果可能越糟,這在國民黨的選舉策略上非常明顯。那些懂得keep it simple的人像洪秀柱,雖然立場鮮明,但她如過河卒子,勇往直前,反而能找到方向和支持。

最近回母校演講,問答時間,第一個問題是:「台灣政治變來變去,不管是藍的執政,還是綠的執政,結果都差不多,作為企業,請問現在我應該怎麼做?」這可能反映了多數人的心聲,大哉問,This is the age of “no answer” 。